#欧盟成员国 批准第13轮针对 #俄罗斯 的制裁计划

来源: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美国之音
资料照:欧盟和俄罗斯国旗以及“制裁”字样
资料照:国旗以及“制裁”字样

星期三(2月21日)批准第13轮与乌克兰相关的对俄制裁计划,禁止近200个被指控帮助莫斯科获取武器或涉及劫持乌克兰儿童的实体及个人前往

路透社报道说,欧盟轮值主席国比利时在社媒X平台上说,“欧盟大使们刚刚原则同意第13轮制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计划。这是欧盟批准的最具广泛性的制裁之一。”

欧盟外交消息来源说,新的制裁将193个实体及个人列入被禁止前往欧盟国家或在欧盟做生意的名单,但是没有针对特定经济领域的新措施。

报道说,这些约各占一半的实体及个人是俄罗斯军工联合体的一部分,或是涉及走私和劫持乌克兰儿童。此外,一家朝鲜和一家白俄罗斯公司也受到制裁。

国际刑事法庭的首席检察官去年3月说,俄罗斯从乌克兰占领地区的孤儿院和看护所转移了至少数以百计的儿童,其中许多被交与收养。

国际刑事法庭对包括在内的官员因劫持乌克兰儿童提出战争罪起诉。莫斯科否认任何罪行,称是保护战区的儿童。乌克兰说,俄罗斯劫持了4000多名儿童。

新的制裁措施还聚焦支持俄罗斯军方的采购系统,特别是制造的供应链。27家公司被列入“附件四”名单,这意味着欧盟公司不能向这些公司出口两用商品。

这些公司多数来自俄罗斯,也包括三家中国公司和一家设在的公司。

报道说,最新的制裁计划将在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前被正式批准。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 (Ursula von der Leyen) 在X平台上说,“我们必须持续削弱普京的战争机器。我们还在进一步减少俄罗斯获取无人机。”

欧盟还将目前针对约2000个人及公司的制裁延长六个月。

另据报道,欧盟负责东欧、俄罗斯和中亚事务的主任希伯特(Michael Siebert)召见俄罗斯代办洛格维诺夫(Kirill Logvinov),呼吁“俄罗斯允许对猝死进行独立、透明的国际调查”,并表达欧盟对纳瓦尔尼之死的愤怒,指普京及俄当局对此“负有最终责任”。

欧盟还敦促俄罗斯立即将他的遗体交还给他的家人,并允许家人举办葬礼。

欧盟还要求俄罗斯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其他所有政治犯,以及所有参加俄罗斯各地悼念纳瓦尔尼活动被捕的人士。

现年47岁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被俄罗斯当局宣布2月16日在偏远的监狱中突然去世,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震惊和谴责。

#纳瓦尔尼 遗孀谈丈夫之死,誓言继续领导反对派对抗 #普京

来源:美国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美国之音
2024年2月19日,已故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纳瓦尔纳娅(左)与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外长会议期间会面。(美联社照片)
2024年2月19日,已故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纳瓦尔纳娅(左)与主管何塞普·博雷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期间会面。(美联社照片)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的遗孀尤利娅·纳瓦尔纳娅(Yulia Navalnaya)誓言要继续她丈夫的工作,称她“将继续为我们国家的自由而战”,并且“呼吁你们支持我”。

纳瓦尔纳娅在一份在线视频声明中说,“弗拉基米尔·(Vladimir Putin)杀死了我的丈夫”。她还说:“我们能为阿列克谢和我们自己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继续斗争,比以前更拼命、更激烈。”

纳瓦尔尼上周五在内的一个俄罗斯流放地死亡,他的死引发了国际和国内的愤怒,许多西方国家将矛头指向克里姆林宫。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五表示,“毫无疑问:普京应对纳瓦尔尼之死负责。”拜登说,纳瓦尔尼的遭遇“更加证明普京的残暴”。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周一(2月19日)在X上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我们向尤利娅·纳瓦尔纳娅表达欧盟最深切的哀悼”,并表示“弗拉基米尔·普京及其政权将被追究责任。”

强烈否认克里姆林宫参与其中的指控。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这些指控“绝对不可接受”,他还说,纳瓦尔尼的死亡正在积极调查中。

俄罗斯监狱当局表示,纳瓦尔尼在哈普的监狱散步后,于上周五昏迷并死亡,他正在那里服长期的徒刑。

据佩斯科夫称,克里姆林宫尚未公布调查结果,也没有详细说明纳瓦尔尼的尸体何时将归还给他的家人。普京尚未对纳瓦尔尼的死发表评论

纳瓦尔尼的盟友说,他的母亲柳德米拉·纳瓦尔纳娅(Lyudmila Navalnaya)被拒绝进入俄罗斯北部的太平间。纳瓦尔尼的发言人基拉·亚米什(Kira Yarmysh)在社交媒体上说,柳德米拉·纳瓦尔纳娅和她的律师“不被允许进去”,而且“其中一名律师真的是被推出去的”。

纳瓦尔尼的团队指称,当局正在拖延归还尸体的过程,以“掩盖他们的踪迹”。

纳瓦尔尼之死对许多俄罗斯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认为这位领袖人物是他们所认为的自由俄罗斯的希望灯塔。

“我们确切地知道普京为什么三天前杀死了阿列克谢,”尤利娅·纳瓦尔纳娅说。她并补充说,“我们肯定会确切地找出谁犯下了这一罪行,以及罪行是如何实施的。我们会说出他们的名字并将他们的面孔公之于众。”

纳瓦尔尼的死发生在下个月俄罗斯将举行重大选举之前。这一选举结果可能会让普京至少掌权到2030年。

“我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俄罗斯,我想建立一个自由的俄罗斯,”纳瓦尔纳娅说,她敦促观众一道支持她的使命,并“团结成为一个强大的拳头,砸向这个疯狂的政权——普京、他的朋友、穿制服的土匪、窃贼和杀人犯,因为是这些人使得我们的国家陷入瘫痪。”

上周末,哀悼者在全俄各地的纪念碑上献花,以纪念这位已故领袖。当局拘留了数百人。

在警察的注视下,一位女士在由第一座苏联古拉格劳改营所在的圣彼得堡由索洛维茨基群岛的巨石建成的纪念碑前敬献鲜花,悼念死在狱中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24年2月17日)
在警察的注视下,一位女士在由第一座苏联劳改营所在的圣彼得堡由索洛维茨基群岛的巨石建成的纪念碑前敬献鲜花,悼念死在狱中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24年2月17日)

法新社(AFP)周一报道说,有人看到几个人将鲜花带到一座纪念苏联镇压受害者的纪念碑上,以悼念纳瓦尔尼。现场有大量的警察。

在俄罗斯的不同地方,当局移除了人们留下的鲜花和祭祀品,但是随着祭祀品的被移除,又出现了更多的鲜花。

纳瓦尔尼在俄罗斯以外的地方也被人们铭记。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摇滚歌手尤里·舍夫丘克(Yuri Shevchuk)演唱了一首纪念纳瓦尔尼的歌曲,并向人群发表讲话说,纳瓦尔尼向俄罗斯人“讲述了自由”,并提醒他们“可以获得最好意义上的自由”。

俄罗斯移民也在欧洲各地的城市哀悼纳瓦尔尼的死亡。他们中许多人在俄罗斯2022年入侵乌克兰后逃离了俄罗斯。

周五,抗议者聚集在俄罗斯驻欧洲国家的大使馆周围,举着标语,称普京为“杀手”。

在柏林的一次抗议活动中,数百人用俄语、德语和英语高呼口号。许多人说:“把普京送到海牙”,这指的是将普京送到国际刑事法院接受审判。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和法新社的报道。)

#纳瓦尔尼 遗孀谈丈夫之死,誓言继续领导反对派对抗 #普京

来源:美国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美国之音
2024年2月19日,已故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纳瓦尔纳娅(左)与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外长会议期间会面。(美联社照片) 2024年2月19日,已故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纳瓦尔纳娅(左)与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外长会议期间会面。(美联社照片)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的遗孀尤利娅·纳瓦尔纳娅(Yulia Navalnaya)誓言要继续她丈夫的工作,称她“将继续为我们国家的自由而战”,并且“呼吁你们支持我”。

纳瓦尔纳娅在一份在线视频声明中说,“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杀死了我的丈夫”。她还说:“我们能为阿列克谢和我们自己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继续斗争,比以前更拼命、更激烈。”

纳瓦尔尼上周五在北极圈内的一个俄罗斯流放地死亡,他的死引发了国际和国内的愤怒,许多西方国家将矛头指向克里姆林宫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五表示,“毫无疑问:普京应对纳瓦尔尼之死负责。”拜登说,纳瓦尔尼的遭遇“更加证明普京的残暴”。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周一(2月19日)在社交媒体X上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我们向尤利娅·纳瓦尔纳娅表达欧盟最深切的哀悼”,并表示“弗拉基米尔·普京及其政权将被追究责任。”

莫斯科强烈否认克里姆林宫参与其中的指控。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这些指控“绝对不可接受”,他还说,纳瓦尔尼的死亡正在积极调查中。

俄罗斯监狱当局表示,纳瓦尔尼在哈普的北极监狱散步后,于上周五昏迷并死亡,他正在那里服长期的徒刑。

据佩斯科夫称,克里姆林宫尚未公布调查结果,也没有详细说明纳瓦尔尼的尸体何时将归还给他的家人。普京尚未对纳瓦尔尼的死发表评论

纳瓦尔尼的盟友说,他的母亲柳德米拉·纳瓦尔纳娅(Lyudmila Navalnaya)被拒绝进入俄罗斯北部的太平间。纳瓦尔尼的发言人基拉·亚米什(Kira Yarmysh)在社交媒体上说,柳德米拉·纳瓦尔纳娅和她的律师“不被允许进去”,而且“其中一名律师真的是被推出去的”。

纳瓦尔尼的团队指称,当局正在拖延归还尸体的过程,以“掩盖他们的踪迹”。

纳瓦尔尼之死对许多俄罗斯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认为这位领袖人物是他们所认为的自由俄罗斯的希望灯塔。

“我们确切地知道普京为什么三天前杀死了阿列克谢,”尤利娅·纳瓦尔纳娅说。她并补充说,“我们肯定会确切地找出谁犯下了这一罪行,以及罪行是如何实施的。我们会说出他们的名字并将他们的面孔公之于众。”

纳瓦尔尼的死发生在下个月俄罗斯将举行重大选举之前。这一选举结果可能会让普京至少掌权到2030年。

“我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俄罗斯,我想建立一个自由的俄罗斯,”纳瓦尔纳娅说,她敦促观众一道支持她的使命,并“团结成为一个强大的拳头,砸向这个疯狂的政权——普京、他的朋友、穿制服的土匪、窃贼和杀人犯,因为是这些人使得我们的国家陷入瘫痪。”

上周末,哀悼者在全俄各地的纪念碑上献花,以纪念这位已故领袖。当局拘留了数百人。

在警察的注视下,一位女士在由第一座苏联古拉格劳改营所在的圣彼得堡由索洛维茨基群岛的巨石建成的纪念碑前敬献鲜花,悼念死在狱中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24年2月17日) 在警察的注视下,一位女士在由第一座苏联古拉格劳改营所在的圣彼得堡由索洛维茨基群岛的巨石建成的纪念碑前敬献鲜花,悼念死在狱中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24年2月17日)

法新社(AFP)周一报道说,有人看到几个人将鲜花带到一座纪念苏联镇压受害者的纪念碑上,以悼念纳瓦尔尼。现场有大量的警察。

在俄罗斯的不同地方,当局移除了人们留下的鲜花和祭祀品,但是随着祭祀品的被移除,又出现了更多的鲜花。

纳瓦尔尼在俄罗斯以外的地方也被人们铭记。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摇滚歌手尤里·舍夫丘克(Yuri Shevchuk)演唱了一首纪念纳瓦尔尼的歌曲,并向人群发表讲话说,纳瓦尔尼向俄罗斯人“讲述了自由”,并提醒他们“可以获得最好意义上的自由”。

俄罗斯移民也在欧洲各地的城市哀悼纳瓦尔尼的死亡。他们中许多人在俄罗斯2022年入侵乌克兰后逃离了俄罗斯。

周五,抗议者聚集在俄罗斯驻欧洲国家的大使馆周围,举着标语,称普京为“杀手”。

在柏林的一次抗议活动中,数百人用俄语、德语和英语高呼口号。许多人说:“把普京送到海牙”,这指的是将普京送到国际刑事法院接受审判。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和法新社的报道。)

#外国记者 参访 #新疆 “两个新疆”哪个真?

来源: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许湘筠
资料照:中国政府组织外国记者访问新疆期间参观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穆斯林祈祷活动。(2021年4月19日)
资料照:中国政府组织访问新疆期间参观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穆斯林祈祷活动。(2021年4月19日)

华盛顿 — 

政府自2019年起组织新疆参访团,邀请外国记者和外交官等访问新疆。曾经随参访团访问新疆的一位记者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在新疆看到维吾尔人被以职业培训的名义监禁,然而在中国压力和资金诱惑下,记者陷入说出真相与否的难题,许多人最后选择噤声,甚至为中国说好话。

加拿大籍阿尔巴尼亚记者奥尔西·贾哲西(Olsi Jazhexi)2019年参加了中国政府为外媒组织的新疆参访团。在他进入新疆之前,他一直认为有关维吾尔人受到侵犯和拘留营的存在都只是西方编造出来的假新闻

“我的初衷是我要亲自去新疆考察,证明西方的错误,”他对美国之音说。

贾哲西向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馆递交了申请资料,很快收到回音。

他对面试的中国大使馆官员说:“我想制作一个故事,向世界展示所有有关维吾尔人的言论都是西方精心策划的,毫无真实性可言。”

他说,中国官员听到他的想法后非常高兴。几个星期后,他收到中国官方的正式邀请函,踏上参访新疆的旅程。

新疆政府为一小批外国记者组织了对乌鲁木齐一个“再教育营”的参观.维吾尔穆斯林学生正在上课。(2019年1月3日)

新疆政府为一小批外国记者组织了对乌鲁木齐一个“再教育营”的参观.维吾尔穆斯林学生正在上课。(2019年1月3日)

中国当局组织参访团 讲述中国版本的“新疆故事”

中国政府自2019年组织新疆参访团,邀请国际组织官员、外交官和外国记者访问新疆。受邀者通常来自与中国关系友好的国家。

中国部代理主任王松莲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参访团的目的是扭转国际媒体对中国侵权的批评和关注,要让他们看到口中的“大美新疆”。

贾哲西是最早来到新疆参访的几位记者之一。这趟旅程为期10天,费用由中国政府全额负担。参访团由20名主要来自穆斯林国家的记者组成。

他们访问了三个新疆城市:乌鲁木齐、阿克苏和喀什。贾哲西说,他们的访问“无疑经过当局的精心设计。”

旅程头四天,他们被要求参加新疆政府安排的课程,由官员讲述新疆白皮书。

中国官员告诉他们,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维吾尔人不是新疆本地的居民,他们是未经开化的后来者,被同样不够文明的阿拉伯世界强加信奉伊斯兰教,而汉人为他们带来了文明和进步。

中国官员对这些穆斯林记者说,伊斯兰教是新疆诸多纷扰的原因,也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源头。

贾哲西称新疆政府的说法为“典型的帝国主义和殖民思维”,将这些原本就在这片土地上的穆斯林视为未开化的不文明人,“非常种族主义,”他说。

世界维吾尔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当局邀请外国媒体参访新疆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讲好中国版本的新疆故事”。

“他们只会看到维吾尔人在舞台上的歌舞表演,看不到集中营和在监狱里挣扎的维吾尔人的血泪,”他说。

大卫·托宾(David Tobin)和尼罗拉·埃利玛(Nyrola Elima)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上介绍了他们关于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的报告

大卫·托宾(David Tobin)和尼罗拉·埃利玛(Nyrola Elima)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上介绍了他们关于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的报告

职业培训中心实际上是关押所

在乌鲁木齐听完官方版本的新疆历史后,他们前往下一站阿克苏,参观中国政府建立的“职业培训中心”。

贾哲西说,乌鲁木齐的官员告诉他们,中国正遭遇来自伊斯兰的威胁,为了消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他们建立了职业培训中心,将激进的穆斯林送去那里。”

然而,贾哲西抵达后发现,这些被当局视作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人,他们所做的只是践行信仰。这些职业培训中心也不是学校,而是关押的地方。

他说:“这里就像一个流放地,我们看到所谓的学生其实并不是学生,而是被警察拘留的穆斯林信徒。而我和他们对话后发现,他们的罪名是:践行伊斯兰教。”

贾哲西说,学员被送到集中营的原因包括祷告、观看宗教视频、读《古兰经》、女性佩戴头巾、举行伊斯兰式婚礼等等。

他说:“中国政府在新疆迫害中国的突厥裔穆斯林,维吾尔人、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乌兹别克族等,他们唯一的罪行就是信奉伊斯兰教。所以中国政府正在做的就是监禁这些人,在这些职业培训中心强迫他们放弃伊斯兰信仰。”

贾哲西说,中国当局以“除三害”——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为名,关押维吾尔穆斯林,将他们送进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强行汉化他们。他们的突厥裔和穆斯林身份令当局感到受威胁。

王松莲表示,中国当局希望让这些媒体记者看到,新疆少数民族“融入大中华的美梦”,要他们将焦点放在经济发展和脱贫。中国政府过去20年来一直加强对维吾尔人的控制,试图提高他们对中国的忠心。任何对经济、政治或生活的不满都会被视为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

资料照:一名警察挡住记者的镜头阻止拍摄审讯公民记者张展的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外景。(2021年12月28日)

资料照:一名警察挡住记者的镜头阻止拍摄审讯公民记者张展的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外景。(2021年12月28日)

中国当局的新疆叙事与实际情况的差距

贾哲西说,中国政府安排他们参观职业培训中心,目的是希望他们能看到中国在“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方面所做的良好工作”,并向世界传达中国没有做错任何事。

此外,在乌鲁木齐,中国官员带他们参观了工厂和农场,向他们表示中国对新疆的经济发展作出努力,希望他们告诉世界,中国在新疆大力投资。

不过,参访这些场所的经历,让贾哲西和同行的记者感到不舒服。

他说:“但问题是,我自己作为一名穆斯林,对穆斯林遭受的迫害和歧视非常敏感,我们感到非常难过,而且不光是我,就连和我们一起的土耳其和阿拉伯记者都震惊地看到了这一点,在新疆你可能会因为去清真寺或读《古兰经》被送进监狱。”

贾哲西和同行的记者认为,中国政府是在对践行伊斯兰信仰的人宣战,阅读《古兰经》、收看伊斯兰节目、穿着伊斯兰服饰等,都会被关押和送进职业培训中心,遭受身心折磨。

贾哲西说,中国政府关于新疆的叙事,与实际情况有巨大差距。当局希望通过外国代表团为其喉舌,让世界相信中国政府在新疆没有任何错误行为。然而他们在旅程中看到的一切都令人震惊。

他们在阿克苏和喀什的清真寺里看到习近平的巨幅海报,这违反伊斯兰戒律。在乌鲁木齐,他们看到当局将清真寺关闭后,把它改成一间购物商场。

在喀什,当局原先不同意他们参观清真寺,几经争取后终于得到许可。在充满监控设备的清真寺里,他没有看到任何年轻人,只有几名面露惊恐的老人在场。他们的身旁围绕了警察,“我们就像是进入犯罪现场,”他说。

伊利夏提表示,每当有参访团成员访问新疆的清真寺,当局会安排特别挑选的维吾尔穆斯林入内祈祷,其实这一切都经过精细设计,这些人就像是演员,“为中国政府的这种舞台剧歌功颂德,这是一种高压下的恐怖舞台剧,”他说。

王松莲表示,中国当局控制了参访团行程的所有流程,许多他们见到的当地人,他们的一言一行实际上都经过了排练。

人们行走在装有监控摄像头的上海街头。(2022年12月12日)

人们行走在装有监控摄像头的上海街头。(2022年12月12日)

中国压力下 许多参访记者选择噤声

结束旅程后,贾哲西公开了他在新疆所见的真实情况,这让他惹上了麻烦。

他说,中国当局攻击他,称他为“假记者”。他在阿尔巴尼亚被骚扰,有人警告他不要将他的见闻公诸于世。

他被中国官员约谈,对方怀疑他是情报人员 (agent),收受了其他来源的好处。

贾哲西说,作为穆斯林,他只是想说出新疆穆斯林遭遇的实际情况。“我希望中国当局能原谅我说出真相,”他说。

未来他不敢再踏入中国,因为很有可能惹祸上身。同行的记者都看到发生了什么,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直言不讳。

他说:“我们这群记者在新疆时,弥漫着巨大的担忧,大家担心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王松莲表示,中国政府一贯对批评政府的人进行骚扰,对象不限于中国国籍,以各种手段让批评者感到孤立和被排斥,目的是降低他们的影响力。贾哲西如果再踏入中国,特别是《反间谍法》已修订通过,他的处境将非常危险。

贾哲西说,有些记者因为来自中国的好处,对所见的监禁情况不发一语,甚至对外表明新疆不存在人权侵犯行为。

他在与同团几位来自阿拉伯国家的记者讨论了所见的监禁情形后,询问他们是否会在归国后发表文章公开这一切,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会在他们的国家和中国之间造成外交危机,”他说。

贾哲西指出,受邀参访新疆的人大多来自国营媒体或政府机关,这些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一旦说出真实情况,可能失去工作、断送事业,失去与任何中国机构交流的机会,甚至影响两个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

相反地,如果说中国的好话,中国当局几个月后还会邀请他们参访其他城市,给予五星级的待遇,甚至帮助他们在中国得到一份好工作。

“人们面临困境,我应该说出实话,成为这个超级大国的敌人吗?”他说,“一些人受到了中国资金的诱惑。”

伊利夏提表示,中国政府试图以“大美新疆”的叙事洗脑外国记者,实际上是在编造海市蜃楼。如果新疆真的这么美好,那就应该把新疆的大门对所有人打开,而不是只对中国大使馆挑选的人员开放。

“让所有记者都去看一看,我相信谎言不攻自破,真相一下子就会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他说。

贾哲西仍鼓励外国记者参加新疆参访团,在旅程中设法与当地人对话,了解维吾尔人经历的情况并揭露真相。

“但是,是的,当他们去新疆时,他们会面临巨大的诱惑,因为他们会看到经济发展,他们会看到中国是超级大国。我相信,人们很难有足够的勇气去调查正在发生的事情,向世界揭示中国这一地区穆斯林的悲剧,”他说。

伊利夏提说,现在中国当局对参访团表示,这些他们口中的培训中心很多已经取消了。但是这些学校的人去了哪里?

“中国政府从来不会告诉这些外交官或记者,他们被判重刑在监狱里,或在强迫劳动的工厂里做奴工。这就是现实,和舞台上表演的这种幸福维吾尔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差别,”他说。

本文中的加拿大籍阿尔巴尼亚记者贾哲西目前在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教授历史和文明课。

#纳瓦尔尼 之死在全世界产生反响

来源:美国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美国之音
俄罗斯民众在圣彼得堡政治压迫受害人纪念碑献花,纪念纳瓦尔尼。(2024年2月18日) 俄罗斯民众在圣彼得堡政治压迫受害人纪念碑献花,纪念纳瓦尔尼。(2024年2月18日)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琳恩·特雷西(Lynne Tracy))星期天访问了莫斯科的阿列克塞·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的临时纪念地,向这位星期五在遥远北极流放地死亡的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致敬。

特雷西在社交媒体X上的声明中说,“我们今天在索洛维茨基石碑(Solovetsky Stone)向纳瓦尔尼和俄罗斯政治压迫的其他受害人致哀。我们对纳瓦尔尼的家人、同事和支持者表示我们最深切的哀悼。他的力量是感召的榜样。我们缅怀他。”特雷斯并向这座反对政治压迫的石碑献花,这里已经成为纪念纳瓦尔尼的主要场所。

警方在莫斯科另一个纪念苏联时期压迫的临时铜质纪念碑“悲伤之墙”架设了围栏,以阻挡悼念的民众。

几十名警察在附近站岗,但法新社记者在现场说,有些人被允许进入并献花。

俄罗斯当局压制对纳瓦尔尼的悼念和追思。权利组织说,警方在俄罗斯几十个城市的临时纪念场所逮捕了几百名前往悼念纳瓦尔尼的人。

法庭官员星期六说,几十名被拘者被判处最多15天的监禁,其他人被罚款。

纳瓦尔尼的遗孀尤利娅·纳瓦尔尼(Yulia Navalnaya)星期天在电报社交媒体上一张他们两人合照的旁边写下:“我爱你。”

两人在观看某种表演时头贴在一起。

纳瓦尔尼的突然死亡让许许多多将未来寄托在这位普京总统最大对手身上的俄罗斯民众深受打击。纳瓦尔尼即使在神经中毒并被判多个刑期后依然无情批判克里姆林宫

纳瓦尔尼在最后被判处19年刑期后说,他知道这是“终身监禁,将用我生命的长度或者这个政权生命的长度衡量。”

纳瓦尔尼死亡的消息距离俄罗斯总统选举还有一个月,普京被普遍预计将获得另一个6年任期。纳瓦尔尼的死亡在全球产生反响。

美国总统乔·拜登等西方领导人纪念纳瓦尔尼的勇敢,并指责普京对他的死负责,没有引用证据。

英国说,俄罗斯会有后果。

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采访中说,普京对纳瓦尔尼的死亡负全部责任。她称纳瓦尔尼是“一位英雄”。她说,“他打击腐败,打击普京的行为。普京做了什么?他杀死了他。就像他杀死所有政治反对人士一样,”“这可以追溯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需要提醒美国人民,弗拉基米尔·普京不是我们的朋友。普京不酷。这不是我们能够信任的人。”

黑利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在南卡罗莱纳州集会上的讲话“冷人毛骨悚然,”“如果他们不做好他们的分内事,他就会鼓励普京侵略我们的盟友。”

特朗普迄今没有直接评论纳瓦尔尼的死亡。

克里姆林宫说西方的反应不能接受,“绝对疯狂”。普京没有评论纳瓦尔尼的死。

星期天继续存在对他死亡原因的质疑。纳瓦尔尼的团队星期六说,他被“谋杀”,指责当局蓄意拖延交还他的遗体。

纳瓦尔尼的母亲和律师们正从他们前去要求领取纳瓦尔尼遗体的不同部门得到相反的信息。纳瓦尔尼的发言人基拉·亚米什(Kira Yarmysh)星期六说,“他们在带我们兜圈子,掩盖他们的行踪。”

“流放地一切都在摄像头覆盖下。这些年他每走一步都被摄像头从不同的角度拍下。每一位雇员都有一部摄像机。两天过去了,却没有任何视频泄漏或公布。这方面的不确定性是根本不存在的,”纳瓦尔尼的亲密战友列昂尼德·沃尔科夫(Leonid Volkov)星期天说。

俄罗斯联邦监狱管理局报告说,纳瓦尔尼星期五在莫斯科东北大约1900公里的亚马尔-涅涅茨(Yamalo-Nenets)地区的流放地的一次散步后病倒并昏迷。一辆救护车抵达,但他不能生还。管理局并说,死因依然“在调查”。

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纳瓦尔娜娅在纳瓦尔尼据报死亡后的几个小时引人注目地出现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

她说她不肯定她是否相信俄罗斯官方人士的消息,“但如果这是真的,我希望普京和普京周围每个人、普京的友人和他的政府知道,他们对他们对这个国家、对我家庭和我丈夫的所作所为负责。”

她敦促国际社会打击普京的“恐怖政权”。

(本文参考了美联社、法新社和路透社的报道。)

#香港 #新疆化 ? #港警 装2000 #监控摄像头 或加 #人脸识别

来源:美国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高锋
资料照:在香港政府总部大楼外监控摄像头后的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旗帜。 资料照:在香港政府总部大楼外监控摄像头后的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旗帜。

香港 — 

港府以防止罪案为由,计划今年分阶段在香港各区安装2000部闭路电视,不排除未来会增加数量,并增设人脸识别技术。警方强调,港人不必担忧隐私问题。外界则担心,当局会仿效中国大陆,在香港实施有针对性的大规模监控。

香港一向以犯罪率低见称,港府却计划今年内在香港各区安装2000部闭路电视。香港警务处处长萧泽颐2月11日向无线电视表示,香港人口密度高,此举主要是为了防止罪案、人群控制、维持公共安全和秩序,也包括防范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按照计划,3月会先安装600多部,这些设备主要放置在政府建筑和街灯上,重点部署于犯罪高发区及人流密集地点。整个计划预计在今年年底前完成。

香港警方大规模安装闭路电视,部分舆论强烈质疑,认为香港警察数目众多,而且当局可以透过“八达通”等支付工具追查可疑人物的行踪,担心灭罪只是藉口,背后另有目的。

资料照:香港民众举着反对“恶法”的标语准备参加反对23条立法的大游行。(2003年7月1日)

资料照:香港民众举着反对“恶法”的标语准备参加反对23条立法的大游行。(2003年7月1日)

安装天眼是否以公民权利为本位?

旅居智利的中国问题学者陈道银告诉美国之音,闭路电视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关键是安装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公民权利,还是维护政府的公权力。他以中国为例:“经常会发现,人口失踪、大学生失踪等时候,天眼系统都不发挥作用。所谓的国家安全最大化、政府施法便利化这个角度考虑,而不是从保护公民权利的本位应用这样一套工具。在这样的应用逻辑之下,肯定是政府的公权力范围无限扩大。”

陈道银说,香港实行的是普通法,但近期展开的基本法23条立法显示,当局已不再以公民权利为优先。

陈道银说:“公民的权利得不到正当的保护,特别是在公民需要保护的时候,他得不到应有的权利救济。譬如说,一些违法行为像驾照过期、无照驾驶,天眼系统都可以锁定你;但是人口失踪,你去找天眼系统是看不到的。香港毕竟实行的是普通法,对公民有很多救济措施,但是,我们从这次(基本法)23条立法可以看到,更多是从一些限制性角度出发,使人担心,他们会从公民本位的逻辑走向政府本位的逻辑,在这过程当中,天眼系统反而成为政府所谓国家安全最大化的工具。”

资料照:香港中文大学反送中的抗议学生在校园与港警对峙。(路透社2019年11月13日)

资料照:香港中文大学反送中的抗议学生在校园与港警对峙。(路透社2019年11月13日)

港警:大规模装设闭路电视外国早有先例

香港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在专访中透露,未来闭路电视或引入人脸识别,强调港人无须忧虑,警方一定会根据现有法规进行处理。至于摄像头记录保留期限还有待确定,将参考外国做法。他在另一场合补充说,许多国家已广泛安装闭路电视,如英国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安装,至今已有约730万部;新加坡也有约9万部,预计到2030年将有超过20万部;其目的都是防罪灭罪,希望市民能安居乐业。

陈道银说,人脸识别谈不上是高新科技,之所以引起争议,主要是其中涉及到生物信息等隐私问题。

陈道银说:“(人脸识别)技术手段不高明,关键是如何使用。现在在大陆,你去公园、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几乎都用到人脸识别。如果从公民权利保护的角度出发,你没有征得我的同意,你怎么录到我的生物信息,你把我的生物信息用来作为社会控制,这在普通法系国家,包括一些西方国家是有保障措施的,但是在中国大陆大家都习惯了,普通公民意识不到这种权利,而作为政府它用得得心应手。香港这么多年下来的法治环境,在国安法、23条立法后,慢慢的朝着大陆转变。政府和公民之间肯定有一个斗争的过程。”

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报告的中国非自愿回国案例图。(图片源于保护卫士官网)

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报告的中国非自愿回国案例图。(图片源于保护卫士官网)

中国天网系统世上最庞大

日本香港民主联盟执行总监李伊东则担心,港府的真正目的是建立大数据库,配合即将立法的《基本法》23条,打击持不同政见人士。

李伊东说:“譬如周庭、黄之锋等比较高姿态的人。当局可以在无需大量人力物力的情况下,就可以追踪到他们每天到哪里去。他们可以把摄像头放到美国领事馆、英国领事馆外面去,可以重点查处有没有人到过这些领事馆。透过人脸识别的过滤,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他们要找的对象。23条条文有提到‘跟外国势力勾结’。这些都可以用作检控的证据。”

中国拥有世上最庞大的天网监控系统,当局利用人脸辨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形成大规模监控体系,该系统连接火车站、饭店、商场、剧院等公共场所,以及各种交通工具等监控镜头。根据《纽约时报》2022年中的调查报道,全球10亿个闭路电视中,一半安装在中国,当权者可在极短时间内辨识大量民众身分。

评论认为,加设闭路电视可让香港警方有足够数量的资料支援人脸识别或人工智能技术,有利于进行监控。李伊东形容,此举是要把新疆化管理模式引入香港。

李伊东说:“因为在中国的新疆还有西藏,闭路电视的规模已经非常庞大、非常成熟,再加上肢体辨识技术,即便你没有把脸露出来,他们也可以找到你是谁。我相信,同类系统以后也会应用在香港。”

香港非建制派立法会议员狄志远也公开表示,闭路电视不应被用于监控集会游行或追踪敏感人士,否则将成政治监控而非预防犯罪的工具。

来自中国的监视 – 遍布乌克兰的中国电子眼将数据发往莫斯科?

来源:美国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凯里洛·奥夫夏尼
  •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
资料照片: 乌克兰安全部门表示,俄罗斯可以侵入某些安全摄像头以收集情报,从而用于对其西方邻国进行攻击 资料照片: 乌克兰安全部门表示,俄罗斯可以侵入某些安全摄像头以收集情报,从而用于对其西方邻国进行攻击

从俄罗斯的监视探头到中国的电子眼 – 这些配备了俄罗斯Trassir软件的数千个视频监控摄像头一直在乌克兰境内悄无声息地运行,多年来将源源不断的数据传输到莫斯科的服务器。这是自由欧洲电台的Schemes (Skhemy)项目最近披露的调查结果。

根据这项调查,现在在乌克兰,中国制造的摄像头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俄罗斯的摄像头。中国海康威视公司的产品位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中国大华公司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国家安全问题,这些公司的产品在美国是被禁止进口的,而且已经被列入乌克兰战争"国际支持者"的名单。

尽管如此,中国的视频监控系统在乌克兰仍然可以自由销售,并且在整个乌克兰广泛存在。它们的价格实惠,因此成为乌克兰人在国内使用的首选,它们也广泛整合到国家安全系统中,特别是“安全城市”计划中。

1月2日基辅一座严重受损的建筑被一枚导弹击中,导弹可能是由闭路电视摄像机引导的 1月2日基辅一座严重受损的建筑被一枚导弹击中,导弹可能是由闭路电视摄像机引导的

但为什么我们要关注这个问题,尤其是在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重大冲突的时候?通过与IT专家合作,自由欧洲电台进行了一项实验并且发现:连接到互联网的摄像头向由中国制造商控制的服务器传输数据。这引发了令人担忧的问题 — 北京是否能够因此而获得乌克兰城市、关键基础设施和前线地区的实时视频数据?这些数据是否有可能被转发到莫斯科?该实验还进一步揭示了这些摄像头对外部黑客攻击的敏感性,这些攻击旨在破坏个人和机密信息。

中国科技巨头海康威视在全球闭路电视摄像机市场上占据约20%的份额,大华紧随其后,占比约为10%。由于其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这些制造商的设备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存在,从中国本土到俄罗斯、美国、欧盟国家乃至更远的地方。仅在乌克兰,就有数十万台这些摄像头在运行,突显了中国监控技术的广泛渗透。

中国摄像头和相关软件从2006年开始进入乌克兰市场。它们被各种实体采用,包括国有企业、私营公司和希望远程监视自己住宅安全的个人房主。

自由欧洲电台与专业组织的专家合作共同建立了“计算机取证实验室”和“数字安全实验室”来展开实验,而选择了不同时期(2015年、2019年和2023年)生产的各种型号的中国海康威视和大华摄像头。

这个选择是基于制造商技术规格的持续演变。正如实验证明的那样,几年前生产的型号往往表现出更大的脆弱性,特别是那些向中国制造商服务器传输数据的型号,它们更容易受到黑客攻击。

海康威视,2015

在连接摄像头到互联网时,它迅速建立了与其服务器的连接。利用一项能够去匿名化IP地址(基本上将其与物理地址关联起来)的服务,揭示了这些服务器大多位于爱尔兰,由美国公司亚马逊拥有。中国制造商海康威视租用这些服务器来为用户提供视频传输和存储服务。作为摄像头和软件的制造商,海康威视对这些服务器拥有完全控制权。

“基本上,摄像头与其服务器建立连接以记录和传输数据是标准的做法。然而,对用户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些连接的安全性取决于制造商和连接的稳定性,以及谁有权访问以及如何利用这些信息,”数字安全实验室的专家伊万·安东尼克(Ivan Antoniuk)解释说。“最终,问题归结为是否信任中国的开发者。”

大华,2019

计算机取证实验室的执行主任谢尔盖·德尼森科(左)与记者凯里洛·奥夫夏尼 计算机取证实验室的执行主任谢尔盖·德尼森科(左)与记者凯里洛·奥夫夏尼

“当这台摄像头通过手机连接到互联网时,我们观察到它以加密形式发送其注册数据,以及用户的登录名和密码,到由大华控制的服务器,”计算机取证实验室的执行主任谢尔盖·德尼森科(Sergiy Denysenko)说。“在这种情况下,信息被路由到位于德国的服务器,我们还检测到正在直播的视频。”

“通过我们的实验,我们证实这些服务器属于Easy4ipcloud,由美国Zenlayer和中国uCloud共同运营。尽管安装在德国,但是这些服务器是由大华作为中国实体租赁的。”

值得注意的是,当设备与网络断开连接时,它仍然继续尝试传输数据。

“即使用户试图禁用与大华云服务的连接——视频可能仍会存储在那里,我们观察到这种连接仍然存在,数据继续通过互联网流向大华租用的服务器,”德尼森科强调说。“尽管信息是加密的,但我认为对于这些摄像头的制造商和开发者来说,解密这样的数据不会是一个挑战。这些未公开的用户安全风险突显了制造商未能提供足够信息的问题。”

海康威视,2023

2023年9月制造的这款摄像头在安全功能上比其前身有所增强,这一点得到了进行测试的专家的确认。值得注意的是,它禁止使用简单密码,从而降低了易受攻击的风险。

数字安全实验室的专家伊万·安东尼克(Ivan Antoniuk)强调说:“较旧的海康威视摄像头软件允许用户设置简单的密码,比如‘1234567890’,系统会轻松接受。然而,2023年型号的软件要求创建包含各种符号的更复杂的密码。”

研究人员在实验中观察到,2023年的摄像头在连接到网络时不会立即传输设备或用户注册数据,这与较旧型号的行为不同。然而,当用户通过互联网访问云存储时,视频流仍然会传输到由海康威视租用的服务器,特别是亚马逊的服务器,其名称为Nick-connect。

计算机取证实验室执行董事德尼森科评论说:“这种更新的设备在安全性方面有了显著的改进。然而,显然即使连接到网络和云服务,它仍然会与由海康威视租用的服务器共享信息,特别是那些以Nick-connect的名义运行的服务器。”

亚马逊的服务器由同名的美国跨国公司运营,向中国公司提供服务,并声称符合它们运营地区的法律法规。

“随着摄像头实验的进行,我们进一步检查了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德尼森科解释说。“此外,从摄像头获取的加密信息的一部分被传输到中国电信(Chinanet)的服务器,我们屏幕上显示的IP地址可识别这一点。”

中国电信(Chinanet)是中国互联网服务行业的重要参与者。

德尼森科评论说:“我们的专家认为,利用这样的服务可能会让制造商的代表在需要时轻松访问摄像头。鉴于当前中俄之间的动态,这种情况可能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

在“安全城市”倡议方面,计算机取证实验室强调,软件制造商持续访问任何与互联网相连的设备的能力是主要风险。最佳的保护措施是在没有互联网连接的孤立的本地网络中使用该设备。然而,这样的设置通常只对私营企业或政府机构可用,而不是个人家庭。乌克兰内政部说,“安全城市”系统在闭环网络中运行,使用海康威视和大华的摄像头和软件,防止数据传输到制造商的服务器。

内政部对欧洲自由电台的查询作出回应,称大约有24000台大华和海康威视摄像机被部署在类似‘安全城市’计划的视频监控系统中,由地方当局监管和拥有。这占据了该类别所有摄像机的74%。这些现有的大华和海康威视产品都是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开始之前由内政部采购的。

该部门进一步强调:“为了减轻信息泄漏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风险,视频监控系统位于一个无法从公共互联网访问的封闭本地网络中。此外,在某些情况下,访问仅限于特定地址(ACL)并进行了加密。”

黑客攻击

另外,网络安全专家还对相关设备进行了评估,以发现潜在的黑客入侵漏洞。计算机取证实验室的专家模拟了“黑客”入侵海康威视摄像头的过程,大约15分钟完成。

IT专家德尼森科解释说:“利用专业软件,我们观察到黑客可以迅速访问闭路电视摄像头。在摄像头缺乏足够的安全措施,如复杂密码、开放的互联网连接或无保护的路由器的情况下,攻击者不仅可以监视摄像头的视频流,还可以存储这些信息,以供将来利用。”

根据专家的说法,这次试验是在2024年1月2日,即俄罗斯对乌克兰城市进行大规模攻击的那一天进行的。

在那个时期,乌克兰安全局披露了一项新发现,即在首都的私人住宅上安装的摄像头正在播放有关乌克兰防空行动和关键基础设施位置的画面。据乌克兰安全局称,这些户外监控摄像头据称已被俄罗斯特种部队掌控。

德尼森科解释道:“通常,这些摄像头都连接到互联网,并且通常运行带有众多已知漏洞的过时软件。这包括使用摄像头制造商提供的默认访问凭据。黑客,或在这种情况下是俄罗斯特种部队,扫描互联网空间,找到这些脆弱的摄像头并加以利用。”

根据乌克兰安全局(SSU)的说法,在俄罗斯全面入侵期间,成功封锁了超过10000个俄罗斯特种部队可能会利用的闭路电视摄像头。然而,乌克兰仍然拥有数十万这种易受攻击的摄像头。国际社会已经意识到这些风险,并逐渐禁止中国产品。

中国摄像头在西方逐渐被禁止的过程

在西方,禁用中国摄像机的进程已经开始加速。2021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确定了五家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公司。其中包括海康威视(全名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和大华(全名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在2019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政时,海康威视被列入制裁名单,禁止在政府设施安装该公司的产品。随后其他国家也实施了类似的限制。

“在2018年,美国开始淘汰中国视频监控系统,禁止大华和海康威视相机用于联邦政府和联邦承包商,” 美国互联网研究公司(IPVM)的负责人康纳·希利(Conor Healy)说。 “据我所知,另一个已经完全禁止使用大华和海康威视摄像头的是台湾。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由于安全顾虑,已有大华或海康威视相机被排除在外。英国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实施了禁令,该国本身对它们在政府管理的’敏感设施’中的使用进行了限制,但尚未实施全国范围的禁令。”

一名专家在15分钟内就侵入了2015款海康威视闭路电视摄像机 一名专家在15分钟内就侵入了2015款海康威视闭路电视摄像机

“2022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禁止进口或销售大华和海康威视的产品,即使是对私人用户也是如此。但是,该限制仅适用于新产品,而不适用于已经在美国分销的产品。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定期发布有关允许未经授权访问设备的新漏洞的报告,其中包括大华和海康威视的产品,从相机和DVR到对讲机。最新的报告日期为2023年12月。”

希利说:“一个主要的担忧来自中国的立法,该立法要求任何公司都必须向当局提供被视为涉嫌情报活动的信息。”

阿图尔·哈里托诺夫(Artur Kharitonov)是乌克兰“自由民主同盟”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密切关注中国的政策。他指出,中国的法律令人担忧,特别是2023年实施的新的反间谍法。哈里托诺夫解释说:“中国当前的法律要求所有公民参与情报搜集,并将该信息传达给国家。我们目睹了所谓的反间谍法的强化,该法调动了全体中国公民,为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服务。科技公司,作为传递信息的中央组织,尤其受到牵连。”哈里托诺夫还担任“自由香港中心”项目的主要协调员,该项目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影响。

根据2023年彭博社的数据,海康威视的最大股份,近37%由中电海康集团控制,该集团完全由国有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CETC)全资拥有。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以参与中国国防工业而著称,特别是在雷达、电子战系统和无人机的发展方面。

海康威视和大华生产的设备主导全球视频监控市场,并成为乌克兰最常进口的闭路电视摄像机 海康威视和大华生产的设备主导全球视频监控市场,并成为乌克兰最常进口的闭路电视摄像机

海康威视的负责人陈宗年自1986年以来一直与国有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关,并且曾是中国共产党的成员,至少在2022年担任党委书记。虽然之前的海康威视报告表明公司负责人与中国共产党有关,但记者指出,2022年的文件中没有提到这一点。

大华也有一家国有企业中国移动持有近9%的股份,而该公司最大的合伙人和董事是中国亿万富翁傅利泉。

阿吉亚·萨格勒贝尔斯卡(Agia Zagrebelska)在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和腐败预防局担任反腐败风险最小化部门主任,他说:“理解中国企业与中国共产党密切相连是至关重要的。实质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存在规模可观的完全自治的企业实体,这不仅仅是我的主观观点,而是他们法律规定的一种情况。他们的法律明确要求共产党积极参与,从‘黄金股’的概念一直延伸到直接影响私营企业的各种形式的政府影响。因此,这不仅仅是私营企业政策的问题;它实际上体现了国家政策。”

此外,2022年,大华和海康威视以及它们的国有合作伙伴中国移动和中电科被美国列为中国军工企业。

导致西方国家禁止中国视频监控系统制造商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据称海康威视参与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为——维吾尔人是主要居住在中国西部的突厥语族群。根据BBC的调查,这些公司制造的设备和软件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产党当局根据宗教信仰识别和追踪个人。据报道,这些信息导致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集中营。

中俄关系

由于中俄之间长期而密切的合作,存在从中国设备向俄罗斯联邦传递信息的风险,这些设备不仅在乌克兰广泛使用,而且在其他许多国家也得到了广泛应用。

哈里托诺夫强调:“毫无疑问,中俄之间存在信息交流;我们对此有所了解。中俄之间建立了庞大的安全协议网络。这些协议至少每年签署多次。最近和最具影响力的协议是在习近平访问莫斯科期间签署的。此外,2023年10月,普京访问北京,双方签署了关于具体责任的协议。”

哈里托诺夫说:“然而,中国现在认识到与俄罗斯合作所带来的风险。正如我们所观察到的,他们正在采取措施部分地隐藏他们的行动,以免妨碍他们在全球市场推广产品。”

虽然中国在公开场合一直主张在俄乌冲突中保持中立,但中俄之间的军事合作的证据充足,表现在联合军事演习、表明“深化合作”的声明,以及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定期访问中国。在这些访问中,帕特鲁舍夫会见了包括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长在内的高级官员。

此外,中国仍然是俄罗斯受制裁商品的主要来源,包括可用于俄罗斯军事设备、对讲机和导弹的电子产品。2023年,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进出口总额达到创纪录的2400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近四分之一。

来自德国的欧洲议会议员莱因哈德·布蒂科费尔(Reinhard Bütikofer)说,“中国支持俄罗斯,渴望防止俄罗斯遭受重大损失。我当然不认为他们的立场是中立的。他们正试图利用乌克兰的局势。”

2023年的美国情报报告说:“北京采用了各种经济支持机制,以缓解西方制裁和出口管制的影响,其中包括通过增加对俄罗斯能源产品的进口。中国还在与俄罗斯的商业交往中扩大了人民币和金融基础设施的使用,使俄罗斯公司能够在西方禁令下继续进行交易。此外,中国在支持俄罗斯的战争努力方面变得越来越重要,可能向莫斯科提供在乌克兰使用的重要的军民两用技术和设备。”

鉴于中俄之间的紧密联盟,人们担心中国有可能与俄罗斯分享来自乌克兰摄像头的信息。来自乌克兰自由民主联盟的哈里托诺夫说:“在我看来,中国有能力利用其技术向俄罗斯传递信息。技术方面属于专家的专业领域。然而,根据意大利、英国、美国等专业组织提出报告,中国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此外,中俄之间还建立了‘军事对口’单位,中国国家安全部在莫斯科设有代表处。”

国际战争的赞助商

正如“计划”的分析所示,海康威视和大华通过纳税在很大程度上为俄罗斯的国家预算做出了贡献,其中一部分可能被侵略者用于资助对乌克兰的战争。根据俄罗斯注册的数据,海康威视在俄罗斯的官方代表处的净利润在2022年比上一年增加了15倍以上。从这一利润增长中,该公司向俄罗斯政府支付了近4亿卢布的税款。

大华在俄罗斯的官方代表处在2022年支付了逾7000万卢布的税款。

正是因为进行这种双用途产品的贸易和供应,乌克兰国家反贪局于2023年将海康威视和大华列入“国际战争赞助商”的名单。

萨格勒贝尔斯卡解释说:“被列入此名单的主要标准是向俄罗斯国家预算大额缴纳税款。情况很明显:每一分纳入俄罗斯预算的资金都直接支持了战争努力。此外,这些公司还向俄罗斯供应了关键零部件或产品。”

在2023年,乌克兰反垄断委员会明确表示,购买国内监控系统的乌克兰国有客户有权拒绝供应商提供的列在“国际战争赞助商”名单上的制造商的产品。

萨格勒贝尔斯卡解释了该名单对公共采购的影响机制:“目前,这取决于客户在招标文件中规定拒绝从‘国际战争赞助商’名单上的公司采购产品的条款。如果包含了这样的条款并且名单上的公司参与了招标,那么它可以被拒绝。当然,如果不符合这些条件,就没有拒绝的依据。”

分销商

在乌克兰,有三家公司成为海康威视产品最大的经销商:维亚泰克(Viatech)、非盈利组织信息技术公司(NPO Infotech)和“相机世界”(World of Cameras)。这些公司都被列在中国制造商的官方网站上。

根据Importgenius的数据,这些公司与中国制造商海康威视有直接关系,从2014年到2022年,它们共进口了大约一百万台摄像机。

2023年,相机世界被列入经济安全局调查的公司名单,原因是其被指控在基辅视频监控系统建设期间挪用预算资金。对这一问题的调查仍在进行中,该公司对这些指控保持沉默。

另一家值得注意的企业是工程分析公司(Engineering-Analytics),主要向乌克兰政府客户推广中国产品。例如,该公司参与了与内政部不同单位的合作,为乌克兰各个城市的大型国家视频监控系统提供装备和维护工作,这些单位包括警察和边防部门等。

视频监控系统贸易公司(Trading House of Video Surveillance Systems)是乌克兰大疆摄影机的最大经销商。根据Importgenius的数据,该公司从2016年到2023年供应了超过一百万台视频监控设备。该公司于2023年4月停止了运营。

目前,由于大疆和海康威视被列为“国际战争赞助商”,一些乌克兰客户正在终止合同并拒绝购买它们的产品。在这方面采取行动的首个实体之一是基辅地区的佐洛奇夫(Zolochiv)村议会。

乌克兰内政部也确认“在这些公司被列为‘国际战争赞助商’之后,内政部既不建议也不批准相关采购。”此外,他们提到正在努力替换这些设备。

自由欧洲电台的记者已经向海康威视和大华发送了关于用户设备安全措施以及与俄罗斯合作提出查询。目前正在等待这些公司的回应。

鉴于乌克兰一些政府机构采取了替换中国设备或增强其安全性的措施,比如实施本地封闭网络,网络安全专家建议拥有这类摄像头的普通消费者至少修改安全设置,并使用复杂的密码。他们警告称,一旦摄像头连接到互联网,中国制造商就能够直接访问设备中的信息。

自由欧洲电台的记者还向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内阁、乌克兰安全局和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就中国摄像头的问题提出了查询,但是到截稿时间尚未接到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