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和英:法制日探望刘艳丽

2019年12月4日,旅游到了湖北荆门市,决定去看守所探望女士。

刘艳丽(女)1975年6月1日出生,汉,大专文化。湖北省荆门市人,中国建设银行荆门市分行金龙泉支行员工,网名“拽拽重出江湖”,网络和博客写手,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民主人士,中国在押政治犯。

起诉书中称:2016年9月26日,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和发送10余条涉及信息,遂被荆门市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8个月,后虽被取保候审释放,但2018年5月25日又被以涉“诽谤罪”监视居住半年;2018年11月22日,被荆门市东宝分局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转正式逮捕,12月3日,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0年9月以来,刘艳丽长期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网易、博客,辱骂、攻击及党和国家,恶意炒作社会热门事件,起哄闹事,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

2019年1月31日,其案在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开庭受理,据起诉书中控方指,2010年以来刘艳丽长期在网上散步虚假信息,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恶意炒作社会热门事件,共有29项消息和文章。刘艳丽和辩护人都认为指控罪名不成立,言论自由是的权利,批评时政和关心公共事件反而是公民良心和社会责任的体现,并且控方也没有提供损害社会秩序的后果的证据。至今尚未宣判。

目前被羁押于湖北省荆门市看守所。

对于这样一位有着传奇色彩般的知识型女性我感到好奇。12月3日联系到她弟弟见面。经了解,刘艳丽家兄弟姊妹五人,刘艳丽原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幸福的小家庭,儿子出国留学,丈夫是教师。她原本可以和中国大多数女性一样,相夫教子,安稳工作,过着岁月静好的“舒服日子”,可她为何会“走进”监狱呢?

据她弟弟讲,她的性格比较倔强,在里面坚决不认罪。强烈要求法院尽快判她实刑或是还她自由。进去前一个月,她预感不妙,就和丈夫办了离婚手续,刚进派出所被控制起来后曾割腕自杀未遂,导致左腕几根神经断裂。。。

12月4日上午,刘艳丽弟弟开车送我去荆门市看守所,在门口登记后我们一起进到里面,这里
集拘留所、戒毒所和看守所在一个大院内。我们进入到看守所办公大厅后见里面有几个人在等着送钱或衣物,办公人员不在。等了一二十分钟,办公人员进来后,我也很顺利的给刘艳丽存了200元表示一下心意。

据我所看到起诉书中罗列的29条罪状中,都是用文字记事、评论或转帖之类的内容,她的言辞大胆犀利。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如今她夫离子散,独自一人被丢在冰冷的看守所里。

对于她的文章是对是错我不去评论,更或者说是我不敢评说。还是那句话,或许时间会证明一切。她到底有罪没罪?眼下也只能由法院决断。开庭都快一年了,如刘艳丽所盼,是判是放,需要尽快有个答案。我也拭目以待。

期盼刘艳丽早日出狱!等她出狱后我一定再去荆门会会这位豪气干云的女侠。

王和英    写于

来源:运动, 文章转自网络,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法制日探望刘艳丽

文章来源:民生观察

2019年12月4日,旅游到了湖北荆门市,决定去探望女士。

刘艳丽(女)1975年6月1日出生,汉,大专文化。湖北省荆门市人,中国建设银行荆门市分行金龙泉支行员工,网名“拽拽重出江湖”,网络和博客写手,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民主人士,在押政治犯。中称:2016年9月26日,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和发送10余条涉及国家领导人信息,遂被荆门市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8个月,后虽被取保候审释放,但2018年5月25日又被以涉“诽谤罪”监视居住半年;2018年11月22日,被荆门市东宝分局警方以涉嫌“罪”转正式逮捕,12月3日,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2010年9月以来,刘艳丽长期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网易、博客,辱骂、攻击及党和国家领导人,恶意炒作社会热门事件,起哄闹事,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2019年1月31日,其案在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开庭受理,据起诉书中控方指,2010年以来刘艳丽长期在网上散步虚假信息,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恶意炒作社会热门事件,共有29项消息和文章。刘艳丽和辩护人都认为指控罪名不成立,言论自由是公民的权利,批评时政和关心公共事件反而是公民良心和社会责任的体现,并且控方也没有提供损害社会秩序的后果的证据。至今尚未宣判。目前被羁押于湖北省荆门市看守所。对于这样一位有着传奇色彩般的知识型女性我感到好奇。12月3日联系到她弟弟见面。经了解,刘艳丽家兄弟姊妹五人,刘艳丽原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幸福的小家庭,儿子出国留学,丈夫是教师。她原本可以和中国大多数女性一样,相夫教子,安稳工作,过着岁月静好的“舒服日子”,可她为何会“走进”监狱呢?据她弟弟讲,她的性格比较倔强,在里面坚决不认罪。强烈要求法院尽快判她实刑或是还她自由。进去前一个月,她预感不妙,就和丈夫办了离婚手续,刚进被控制起来后曾割腕自杀未遂,导致左腕几根神经断裂。。。12月4日上午,刘艳丽弟弟开车送我去荆门市看守所,在门口登记后我们一起进到里面,这里集拘留所、戒毒所和看守所在一个大院内。我们进入到看守所办公大厅后见里面有几个人在等着送钱或衣物,办公人员不在。等了一二十分钟,办公人员进来后,我也很顺利的给刘艳丽存了200元表示一下心意。据我所看到起诉书中罗列的29条罪状中,都是用文字记事、评论或转帖之类的内容,她的言辞大胆犀利。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如今她夫离子散,独自一人被丢在冰冷的看守所里。对于她的文章是对是错我不去评论,更或者说是我不敢评说。还是那句话,或许时间会证明一切。她到底有罪没罪?眼下也只能由法院决断。开庭都快一年了,如刘艳丽所盼,是判是放,需要尽快有个答案。我也拭目以待。期盼刘艳丽早日出狱!等她出狱后我一定再去荆门会会这位豪气干云的女侠。王和英    写于附:刘艳丽:我的自辩书及最后陈述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_3.html

杨威律师因协助举报被刑拘

文章来源:民生观察

2019年12月9日,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杨威的妻子网上发帖披露,杨威律师因协助他人举报事宜,于12月1日晚被直属分局以“罪”

 

据悉,2019年12月1日晚,正在内江市威远县出差办案的杨威律师,被四川省凉山州公安局直属分局警察带走刑事拘留,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疑因其当事人@神秘闲职铺在网络举报当地官员之事,牵连致杨威律师被寻衅滋事。

 

12月9日杨威妻子上网发文求助,被多位律师转发。据杨妻介绍,2019年中,西昌一开发商与凉山州官方因为招投标项目评标报告逾期未公示,进而获取了凉山州发改委相关人员接受企业主宴请的相关证据。其找到杨威并告知此事,请求杨威协助向相关部门进行投诉、举报。(目前杨威已被西昌拘留所扣留一个星期,他从得知一些之前亳不知晓事宜)

 

作为律师,杨威出于朋友之间的道义,介于当事人所告知的情况做了一定程度分析,他应承了协助。哪知此事却牵连其他一些问题出来,他本人也被牵连其中。做为律师,他的执业权利应当得到的保护;作为,杨威履行宪法权利的行为亦应得到社会的普遍尊重和法律保护。

 

在杨威协助举报之后,2019年9月23日,四川省凉山州纪律检查委员会、凉山州监察委员会官方网站“凉山清风”发布消息称:对“州发改委多名干部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相关情况,州纪委迅速调查核实,反映情况部分属实,相关人员涉嫌违反党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

 

所举报的事项经凉山州纪委核实“部分属实”,至少证明了杨威所协助的举报事件并非故意捏造事实。杨威是在慎重地审查了相关证据后进行的协助举报,即使举报事项和客观事实之间存在一定瑕疵,那也不是杨威故意为之,更不存在刑法意义上“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故意。对他的刑事拘留,毫无疑问系无理由压制和打击报复之举!12月5日,相关的部门及律师已到西昌与有关部门取得联系,但至今未果。

 

杨妻表示,因此事牵连杨威已经近3个月没回家,其生活和工作已经受到严重影响。作为他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以泪洗面度日,更无法向家中老人和孩子作出解释。但她坚信杨威没有犯罪,只是做了一名普通律师、普通公民应当做的合法行为,只是尽了一个人的良心。

 

另外,就在杨妻网上发帖求助后不久,竟有多位律师反映,自己与杨威未曾谋面,却接到了杨威从凉山看守所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删帖。

 

对此,法律界人士指出,允许杨威从看守所打电话要求“删帖”,亦是可笑。老子曰“正言若反”,此种电话的真正意思,难道其他律师不明白吗?另外,其他律师的电话号码是哪里来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与辩护律师会见、通信,与案外人通话的法律依据又在哪里?

 

12月9日,凉山州公安局相关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杨威被,与此前“凉山州发改委多名干部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的举报有关。当地已对举报内容作出了处理,但地方在调查中同时发现,举报人也不单纯,而是为了达到其他目的有意“设局”,而杨威在这中间拿了好处,参与炒作并起到了“推手”作用。

 

该负责人还表示,杨威刑拘期间给律师同行打电话,是当地警方在侦讯过程中,其配合办案的一个过程,目的是告诉不了解真相的人,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要盲目发帖。

为生命尊严呐喊的人权艺术家王鹏

来源:之音,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 叶兵

呐喊的人权

— 

北京宋庄王鹏多年来持之以恒反映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给社会和底层人民造成的苦难和生命摧残,用写实作品揭露了中国政府不想让外界了解的真相,包括地方官员和计生干部强制妇女堕胎等践踏人权的黑暗现象。

王鹏先生还采访了数百个失独家庭,探讨相关社会问题给人们带来的深远影响。前夕,这位被认为勇于针砭时弊的艺术家在他面临强拆的画室讲述自己的艺术作品和人权、生命权的故事。

2016年,中国实施35年的 “一胎化”政策划下句号。在这项基本国策严厉实施的35年中,跟强制堕胎、强制引产、强制结扎有关的违反人权事件在各地频发,备受国内外批评者的强烈质疑和反对。一位来自北京郊区农民家庭的艺术家用画笔来表现对受害妇女的同情,对引产剥夺生命表达哀伤。

王鹏:这个女性是一个母亲,就是失去胎儿的痛苦用姿势来表现,然后用画面这个感觉来演绎分离这个感觉。为什么叫《无解》呢?就是说,作为一个母亲,想要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被你强制杀死了。我觉得这种仇恨,或者这种痛,是无法接受的,根本解决不了。要不然,你让它慢慢的消失。作为这个母亲来说,肉体消失,孩子们的肉体消失,否则的话不可能解决。因为这个痛,作为妈妈来说,她根本就说不出来。她只能说一句话,说到一半,特别是我当时采访一个人,她就从内心那种哭出来,就是哇哇哭。痛苦地哭出来,只有哭出来,她才能够纾解她内心的痛苦。她就说,“你下回你别采访我来了,我不说,这个我就想把它忘记,它就是我永远化解不了的一个痛。”

这幅透视画面似乎表现出画家对胎儿们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深刻理解。

王鹏:其实这里面,包括母亲的手啊,这种东西里面,我的想法是什么啊?在这种环境之下,其实不是一个胎儿,他的生命受到威胁,而是说每一个人都受到威胁,包括他的父母,包括周围的所有人,因为我们都生存在这个环境之下。如果他的生命不受到尊重的话,我们的生命也就不会受到尊重。

过去20多年,王鹏采访了许多相关人士,其中包括中国特有的被强制引产妇女和失独家庭群体。

王鹏:乡镇政府强制引产的这些家庭,还有这些妇女们,她们也真实的说怎么样把她们抓走的。有的是老百姓报告,然后大队的乡镇的卫生局都去了。当时把她就跟捆猪一样,抓完就弄走,弄走之后就到那摁着,一点人权都没有。她说,跟她一提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寒碜,被几个大老爷们扒光了,到那就打针,打完引产针之后,这孩子医院都说不能要了。

大月份引产受到中国命令禁止,但一度在该国一些地方屡禁不止,时有发生。于是,有关大月份胎儿引产的悲剧也是王鹏关注的社会问题之一。

王鹏:但是这些孩子是否能够活?医院里边就是我问了。采访那个妇联主任,当时管计划生育的,她说不可能活。我就不信,然后我又采访一个护士,专门做计划生育的,当时她是一护士长。她说,最多能达到百分之五、六十的孩子全是活着下来的,都不是死的,因为都是大月引产,最少也得40%好的,她说一般都达到60%。她的楼道里边放了十几个孩子,就哇哇哭,有的护士看着过意不去了,弄点剩奶,就给他喝两口,这孩子最多不能超过三天,然后就把孩子扔了。引产下来了,好多活着的孩子其实是没事的。那个向承美,研究艺术史的,前一段时间上我这来采访我。她就是一个被抛弃的一个胎儿,他舅舅找人了,当时的时候引产针好像打的少,然后这孩子就生下来了。如果说当时要是不找人的话,她就死了,就不存在了。她一看我的作品,我的那个在石家庄展的作品,她就哭了。她说,“我就是一个,要不然我就不能来这个世界上了。有时候觉得我很可怜。”

年过四十的王鹏从小酷爱绘画,后来进了艺术院校专攻美术,妻子是他就读北京第一师专时的同班同学,儿子现在传媒大学学习动漫艺术。家庭生活也算美满。然而,他关注人权的创作活动给他在宋庄的艺术事业惹上了麻烦。

王鹏:因为我这个从九几年就关注这个了,当时的时候,你看这个城外边都是垃圾场,我画写生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些特别离医院近一点的那些垃圾场,它也不是垃圾场,就是自动倒垃圾的地方,经常有那些胎儿,而且上面都有那个医院,那个袋子上面写的医疗废物,我还有那个袋子。我就把这些东西拍下来了,这是图片一类的作品。然后还有一个纪录片。2014年在宋庄,它(当局)就把我赶出来了,就说你干这事不行。它就认为你等于毁坏国家形象,你跟这拨人接触,宋庄的艺术家,你会把他们给带坏了。然后找房东,又找大队(村委会)的,因为你这就跟我这块地似的,都是从大队包的嘛。“你如果说再租给他这,地给你收回。”然后房东迫于压力,然后就没办法了。因为房东跟我说我也没办法,我不能伤害别人啊。当时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说,既然你要把我赶走,我就把我所有作品全部放到小铺的文化广场的红旗底下,全拉着走。把东西全放这。然后好多都围观的,因为我那个东西有图片嘛,老百姓一看嘛,“就是这样,”他说。“我们经常看到这种血淋淋的这个东西。”

王鹏认为,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创作自由这些天赋人权目前在他所处的现实中可望而不可及。

王鹏:你只能表扬他,或者偶尔你这里边暗含一点东西还行,但是你真正的明确的表示你对现实的不满,或者说不是不满,就是我直接反应现实都不行,其实作为艺术家来说,我没有发表任何评定评论,我只是拍这些图片,我觉得它有价值那就不行,为什么呢?你把这真实的东西反映出来了。

过去一年多,王鹏在平谷上纸寨村老家遇到了更大麻烦。他的祖传老宅被强拆,眼下他用来作画室和展厅的三层楼房面临强拆,为此他公开抗争并诉诸法庭,引起国际媒体关注。

王鹏:强拆这些砖啊,砖头啊、瓦块什么的,做这个作品的,然后把这个东西(胎儿遗骸雕塑)放在一边。这意思就是说,这些生命跟这些拆卸的瓦砾它是一样的待遇,没有区别。今天可以强拆你合理合法盖的楼房,明天就可以合理合法的伤害你的孩子。当人没有权利的时候,人权不受到尊重的时候,不管你的物,还是你的生命,其实都受到威胁了。

2019年12月10日,王鹏、严正学、鲁飞飞等中国艺术家作品参加欧盟驻中国代表团世界艺术展。

(文字根据视频整理,受访人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A. Perawongmetha)

林郑月娥10日记者会上并未向民阵宣称上街的80万人低头。她依然坚持“依法行政”。

香港反修例运动6个月未歇,香港青年者也屡屡跃上国际版面。这场运动以“无大台”、“be water”等方式持续。年轻人透过社群媒体快速集结,并将线上论坛作为虚拟指挥中心。在香港街道上和校园内的连侬墙,也蔓延至不同国家,成为支持香港运动的重要象征。

纽约城市大学兼任教授、中国学者滕彪表示,香港反修例运动是青年引领民主抗争的重要例子。他表示:“迄今为止专制政权不得不做出让步。”

然而喊出的五大诉求中,只有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成功达成。6个两场主办方宣称超过百万人的游行,和刚刚在12月8日结束、民阵表示有80万人参与的游行,皆未能争取到“独立调查委员会”或是“双真普选”等诉求。面对要求港府特赦,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在记者会上重申这样做是违反法治精神。

目前在东华大学就读的香港籍文同学表示,自己有许多站在前线的朋友。她在11月特地回到香港替民主派议员助选,暑假时也回到香港出席“和理非”的示威游行。她提到,最近有人恭喜她,因为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意大利国会通过《涉港决议》,还有香港区议会民主派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她说:“还有很多学生和被失踪的人还没找回来,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做。”她强调香港示威者不会因为这些小胜利而放松。

Honkong Proteste Polytechnische Universit?t | Verletzter (Reuters/T. Siu)

一位试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的示威者被警方拦下。冲突中,示威者血流满面。

不割席与暴力争议

香港不肯与激进的暴力示威者割席争议不断。滕彪表示,把香港抗争者贴上“暴徒”的标签是中共的宣传手法。他说:“甚至有舆论说他们是恐怖份子,来合法化和正当化镇压行动……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导。很多民众在国内相信这一点,因为他们看不到完整的信息。中国的信息审查机器很严密。”

延伸阅读: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他说,香港的抗争整体上还是平和有序,“绝大多数99%的暴力来自警方和黑社会,或是其他一些身分不明的人”。他观察到香港勇武派的抗争有激进化的倾向,但总的来说针对的并不是无辜平民,而是在面临警方暴力或暴力威胁时形成一种反抗或防卫。至于一些针对象征物的暴力,他强调“实际上是完全不违背非暴力抗争原则”。

文同学被问到怎么看香港抗争中的暴力时则说:“很简单来说就是,人家打你一拳,你第一次不还手 ,说我们要和平。然后他再打你一拳,你也不还手。他继续打你、打你、不断地打你,打你一百、三百(次),可以不还手吗?” 她与滕彪律师同样认为这是“反抗”。

她说,香港青年示威者要的不是港独。她说:“目前情况下,香港在争取的是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和生活条件……防暴警每天都在生活中围绕着,民众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受到攻击,而且是没有犯罪的情况底下。原本应该在社会上保护我们的警察,现在是我们的敌人。”

她觉得香港像是一个例子,“让台湾和其他国家的人看到,这个世界有一个政权会这样威胁到人民的生活”。

延伸阅读:专访:香港示威运动陷暴力难题

Proteste in Hongkong (Reuters/T. Siu)

一位试图离开理工大学的示威者与警方冲突。

香港抗争影响中国大陆

滕彪说,比起香港,中国大陆青年的抗争空间早已被消灭殆尽。他说:“随着言论控制愈来愈严密,官方的宣传洗脑也更加有效。这个对于民主和人权运动是很负面的因素。争取民主的人在中国愈来愈难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

延伸阅读: 反修例抗争:夹在中间的在港“大陆人”

他也提到,“中共的民族主义宣传洗脑等等所谓的爱国主义相当有效”。他认为,就香港、台湾、等问题,中国民众还是有非常根深蒂固的大一统观念。他表示:“这一方面很难在信息控制的情况下扭转。中共对各种言论,对互联网,对学校都是加强审查和控制,要培养独立思想,有人权民主观念的年轻人比以前更困难。”

滕彪说,中国大陆仍有年轻人继续在面临巨大风险的情况下坚持各种抗争。虽然不像香港有这么大的抗争空间,但他们还在持续努力着。

转自:DW

来源:运动, 文章转自网络,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美丽岛事件40周年:盘点重要政治人物参与见证台湾民主化

.
Image caption当年施明德因美丽岛事件后逃亡26天轰动全台。

台湾“美丽岛事件”,又称“高雄事件”,是指1979年12月10日,台湾仍在蒋经国统治下的戒严时期,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主的党外人士(非国民党籍),在高雄市举办集会游行,要求解除党禁以及报禁,呼吁言论自由以及政治上,这场集会后来引发台湾当局激烈镇压的事件。

当日游行之中,突然有许多“爱国人士”前往集会场合与游行民众发生激烈的冲突。台湾警方以催泪弹以及镇暴车开始镇压活动,与民众对峙和冲突。外界评论这是台湾自1947年“2·28事件”之后,最严重的警民冲突。

当日游行过后是轰动全台的大逮捕行动。台湾政府开始逮捕党外人士。根据台湾警备总部于当年公布的涉案人数,总计为156人。被送军事审判者共有黄信介、施明德、林弘宣、林义雄、姚嘉文、吕秀莲、张俊宏和陈菊等八人。

.
Image caption美丽岛杂志社创刊号封底全体工作人员。

但此次军事审判也引起全世界瞩目,蒋经国在“美丽岛大审”期间遭遇前所未有的国际压力(特别来自),以及国内民众对于“解严”以及政治言论民主化的要求。

从事运动多年的陈婉真撰文说,回顾美丽岛40年,在当时的军事法庭审判期间,许多在美国的台湾人,展开一连串的国会游说,并透过《台湾之音》将讯息传遍全球。“甚至连当时的中共驻美大使馆及《人民日报》都为此发表声明支持党外人士,逼使国民党政权破天荒决定公开审判,执政党意想不到的是,那一场场‘美丽岛大审’的法庭大对决中,让更多台湾人认清党外人士根本不是什么江洋大盗,目的只是在争取民主罢了。”陈婉真说。

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吴乃德评论“美丽岛事件”时表示,“‘美丽岛事件’之后的数年,也是国民党独裁政权最脆弱的时候。退出联合国、中美建交,让国民党的威权体制失去正当性;既然收复大陆已不可能,根据宪法和它的三民主义,国会必须全面改选,戒严也必须取消。”

.
Image caption美丽岛杂志社创刊号

确实,在国内外压力下,最终蒋经国于1987年病重之际宣布解严,并同时结束一党专制的党禁体制。1988年1月,台湾宣布结束“报禁”,人民可自由办报,蒋经国亦在当月去世,开启李登辉时代。

这场40年前的“美丽岛事件”,开启了台湾政治民主化的过程。当时参与美丽岛的运动领袖们(譬如林义雄、施明德与陈菊等人)以及后来为他们辩护的律师(如陈水扁、苏贞昌及谢长廷等人)开始在台湾政坛引领风骚数十年,但许多人也因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BBC中文盘点“美丽岛事件”的六位重要人物,他们与其他在“美丽岛事件”中受牵连的人物,40年来仍深刻地影响台湾政治。

施明德 (1941-民进党前主席)

.
Image caption施明德一生中有25年坐了政治监。

事实上施明德早在“美丽岛事件”之前,便因为主张“台独”而入狱约15年,出狱后他继续从事民主运动,“美丽岛事件”后,他是第二次入狱。

“美丽岛事件”时,施明德担任总指挥,事件发生后,施明德展开逃亡。逃亡期间,他为全台通缉,媒体称他为“暴徒”。在逃亡26日后,被捕入狱。1980年的“美丽岛事件”军事法庭审判中,他仍提出“台独”主张,并称“党禁、报禁、戒严令、万年国会是台湾民主化的四大害”,并被判死刑;但在国际压力下,改判无期徒刑。

1990年,总统李登辉宣布美丽岛当时判决无效,施明德出狱,之后在民进党担任党主席。后来在2000年,民进党首次执政后退党

“四十年过去了。今天的国民党人已非当年的压迫者,敌意犹存。今天的民进党人极少是当年的奋斗者,仇恨仍燃,”—施明德在脸书回顾美丽岛。

林义雄 (1941年-民进党前主席)

林义雄于台大系毕业后便担任律师,1976年开始接触党外政治,在1970年代的台湾党外运动中发挥极大影响力。

1979年“美丽岛事件”发生时,身为杂志社编辑委员的林义雄后来遭到逮捕。1980年2月28日,军事审判期间,身处狱中的林义雄的台北家中,他的母亲和两位双胞胎女儿在国安团队的监视下却遭人杀害,长女林奂均重伤,成为台湾政治史上著名的“林宅血案”,至今尚未破案。

林义雄后来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4年后出狱,前往美国与远离台湾的妻女幸存者修养。1987年回台,在民进党内成为重要领导者。2000年任党主席期间,带领民进党首次执政,但却在2006年退出民进党以及政坛,致力于环保运动。

林义雄因为其遭遇以及他在政坛闻名的政治道德洁癖,被台媒称为民进党内的“圣人”;因此,即便离开民进党后他在该党的影响力仍大,并影响了许多人后来投入并研究台湾政治,譬如范云等人。

吕秀莲 (1944年 – 台湾前副总统)

吕秀莲
Image caption吕秀莲也是台湾妇女运动的创始者。

“美丽岛事件”发生前,吕秀莲与施明德相似,都活跃于社会运动。不同的是,吕秀莲先从妇女运动介入台湾政治,开启了近代台湾妇女运动,要求社会及政府给予女性与男性平等的权利。

吕秀莲在哈佛大学读完硕士之后,先在政府工作,后来以党外身份加入地方选举。“美丽岛事件”时,担任杂志社副社长,她在事件当晚的演讲,成为党外运动的经典演讲。

吕秀莲于事件后被捕,军法判处12年徒刑,坐牢五年多,因为罹癌保外就医,她常言因为坐牢无法与病逝的母亲见上最后一面,是她此生最大遗憾。她接受BBC中文采访称,“台湾1.0是1947年的‘2·28事件’,2.0是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2000年则是台湾3.0首次政党轮替。”

吕秀莲在美丽岛事件被捕。(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Image caption吕秀莲在美丽岛事件被捕,此为她被警方带往法庭的照片。

吕秀莲出狱后,一直在台湾政治及外交上担任重要职位,2000年及2004接受陈水扁邀请并当选两任副总统。在2019年,因为参选总统大选退出民进党。“台湾民主是踩着多少人过来的?民进党是在挥霍我们当年努力的结果,”她告诉BBC中文。

陈菊 (1950年 – 现任台湾总统府秘书长)

.
Image caption陈菊就任高雄市长期间是从政颠峰。

陈菊是美丽岛世代中少数至今仍活跃在民进党党内,并掌握重要权力的政治人物。出身贫困农家,1969年,陈菊于专科毕业后,加入党外运动。在“美丽岛事件”后被逮捕,她先被判处死刑,在狱中写下遗书。后来在国际压力下被改判12年,服狱六年后年出狱。

陈菊后来成为民进党党内重要派系“新潮流”的主舵手,并陆续担任民进党代理主席、行政院劳委会主委,之后加入高雄市长选举,以近百万高票连任高雄市长,成为台湾媒体口中的“南霸天”,权倾一时。陈菊之后加入蔡英文政府,全力辅佐蔡英文执政。

回顾“美丽党事件”40周年,她告诉台湾媒体央广说,“最大的意义是,自此以后,台湾人参与民主运动时不再畏畏缩缩了。”

陈水扁 (1950年 – 前总统)

陈水扁、吕秀莲
Image caption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吕秀莲成为副手。

“美丽岛事件”是陈水扁踏入政坛之起点。陈水扁与后来民进党重要的政治人物譬如苏贞昌、谢长廷、尤清等都成为“美丽岛事件”被告辩护律师团之一员,当时陈水扁并为主犯之一,也是民进党创党主席黄信介担任辩护律师。

之后,陈水扁加入选举,几乎百战百胜,在1990年代成为民进党政坛最耀眼的明星。他在1994年,首次赢得台北市长选举,但在1998年以高达七成执政满意度败北马英九,却在2000年赢得台湾总统选举,为民进党首次执政。连任成功后期,他与其妻吴淑珍却弊案缠身,卸任后陈水扁旋即入狱,后于2015年保外就医至今。

陈水扁在支持“台独”的群众中,仍有一定的影响力,他因擅长选举被台媒称为“政治动物。”

艾琳达 (Linda Gail Arrigo1949- )

艾琳达
Image caption艾琳达自大学教职退休后,住在台北。

艾琳达是“美丽岛事件”中最著名的外国脸孔。她13岁时随美军父亲来台读书,中学后赴美念书,之后与台湾民主运动者熟识,逐渐参与台湾民主运动。

艾琳达在1978年与施明德在台结婚,“美丽岛事件”后被台湾政府驱逐出境,但是她随即在美国以及向国际团体游说,施压国民党政府。艾琳达后来回台,继续从事环保以及运动,并成为一名学者。1995年她与施明德离婚。

外界分析,艾琳达在当时的国际游说,对国民党造成很大的压力。陈菊告诉台媒称,“坦白说,若没有艾琳达,不论是美丽岛或施明德,不会引起国际这么大的注意,” 陈菊又说思想左倾的艾琳达至今仍保持信念,“所以她永远是一个批判者,批判施明德,也批判在过程中所有的一切。如果违反她的信仰,她就会不客气。”

.
Image caption当年国际报导美丽岛军法大审,带给国民党很大压力。

转自:BBC

来源:中国动, 文章转自网络,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荣光归于香港—香港 “自由之夏”运动述评之一

文章来源:网络

香港自6月9日大规模爆发的反对《》修订草案社会运动,到12月8日世界日大为止,运动迄今已持续整整半年,并已经转化为更广泛的诉求的“自由之夏”运动。

 

香港的“自由之夏”运动是伟大的民主运动。“自由之夏”运动参与人数之多,持续时间之长,影响之深远,均创下香港的纪录,将载入香港以及中国的史册。

 

“自由之夏”运动最多时超过两百万港人走上街头抗议,在风雨中拥抱自由,捍卫自由,为自由而战。抗争者们不惧黑警的水炮车、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警棍乃至实弹镇压,香港警察自6月9日至12月5日半年之间,向发射高达1万6千枚催泪弹和约1万枚橡胶子弹,近2000枚和1900枚布袋弹和海绵弹,更有19发实弹。

 

在残酷的暴力和逮捕下,截至11月21日,被拘捕的抗争者达5,856人,多名年轻人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向世界发出了宁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的呐喊。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指出:“香港年轻人向世界表达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息,那就是自由、正义、民主的梦想永远不会因不公正和恐吓而消失。”

 

由初夏走到寒冬,由运动初期的“撤回条例”到现在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由高呼“加油”到“香港人反抗”,由和平示威到勇武抗争,以区区一城对抗堂堂一个帝国,香港人向世界展示了人类为自由而战的韧性、不屈,昭示没有任何强权可以压制人民对自由、民主、公义、尊严的追求。香港人的付出、牺牲和抗争,既是为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而战,也是在为极权中国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而战,为世界上每一个被强权压迫的人权利而战。

 

“自由之夏”运动的产生,根源在于在香港回归后,逐步瓦解香港的自由秩序,削减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和权利。在中共为了维护独裁统治的稳定而漠视世间的一切道义和规则下,所谓的“一国两制”已经沦落为“一国一制”。一个正在扩张的极权体制务必欲把极权统治延伸到无远弗届,它不可能容忍一个自由、民主的香港直接就在极权体制的身边彰示自由的尊严与荣光。

 

中共不断地在香港民主进程问题上制造阻碍,用温水煮青蛙方式不断逼仄香港原有的自由空间,侵蚀香港的自由之魂,收窄香港的政治空间,同时用奶粉等民生问题绑架香港的价值观,把香港人的民主诉求污蔑为“港独”,把最勇敢地用鲜血与生命捍卫价值观的青年一代贴上“废青”的标签,人为制造两地人民的分化与对立。这些都是为了服从中共维系政权的根本:避免香港自由之光影响大陆,形成示范效应。

 

自2014年香港人争取普选的“雨伞革命”以后,从香港铜锣湾书店店主被失踪,到民选立法会议员被无视制度褫夺议席事件,再到今年占中九子被判罪恐吓港人民主追求等事件,都显示出中共践踏制度与、蚕食香港的自由和法治传统是如何的嚣张与狂妄。

 

经过雨伞革命的洗礼,经过连续多年自由不断被侵蚀的种种恶性事件,到这次《逃犯条例》的修订,香港人终于意识到,如果没有政治参与,没有坚决对极权主义中国说不,没有韧性不屈地持续抵抗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毒瘤,香港人不可能捍卫自己的自由。“自由之夏”终于在风吹雨打中开出了所有自由心灵为赞叹的绚丽之花。

 

正如在“自由之夏”中以野火燎原之势传遍到香港大街小巷的的抗争者之歌《愿荣光归香港》所昭示的:强权的枪炮永远不能令自由之火熄灭,当人民为了公义而拒绝沉默不再退缩而走上街头,看似最黑暗的时刻,实质是黎明到来的号角。

 

美哉香港,坚韧而不屈,昂首争公义,荣光归于香港。

 

壮哉香港,民主与自由,万世永不朽,荣光归于香港。

11月份 至少4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1月份,中国大陆至少有49名法轮功学员被,77人非审、44人非法批捕、124人构陷到检察院和法院,13名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明慧网报导,此外,11月份,还有6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他们生前均遭枉判;中共法庭警察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52,000元,其中,法庭非法罚款22,000元,警察抢劫30,000元。

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27场。律师认为:法轮功学员没有破坏任何一部的实施,信仰无罪,应该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此外,在法庭上公检法人员拼凑假证据、假证人,强行指定所谓的援助律师为当事人做有罪辩护,打压正义律师,恐吓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制造冤假错案。

截至2019年12月5日,慧网统计的数据表明,2019年1月至11月期间,被非法的法轮功学员有683人,非法庭审723场,8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非法判刑

11月份,4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分布在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1个城市。

大庆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重判

大庆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吴艳华、关兴涛、都业成被、非法关押1年多;2019年8月12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非法庭审。近悉,关兴涛被非法判刑8年,吴艳华7年6个月,都业成7年,三人现均已上诉至大庆市中级法院。

三人于2018年11月9日被大庆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绑架;2018年12月14日,被让胡路区检察院非法批捕;2019年8月12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非法庭审。

在法庭辩护中,吴艳华的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逐一说明公诉人的所谓“材料”没有查出任何东西以证明她犯罪,而且审问记录和物品清单均非电子版,卷宗都不是封闭的,这都属违法行为。

针对公诉人对吴艳华的所谓指控“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律师说出了相关的法律条款,足以证明一个普通百姓根本破坏不了国家法律的实施,只有掌握公权力的人才有可能破坏法律的实施。

关兴涛的律师说:辩护人经认真查阅及会见被告人,辩护人认为关兴涛无罪,应立即释放。关兴涛修炼法轮功,不符合“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构成要件:主观方面,他没有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主观意愿;客观方面,他没有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不符合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客观要件。如果认定被告人构成“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那么就必须要有证据证明,被告人究竟具体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破坏了其中的哪一条、哪一款、哪一项的实施。

律师指出:法轮功修炼者遍布世界许多国家,截至目前,除了中国、朝鲜之外,没有任何其它国家认为法轮功是×教,难道法轮功修炼者不破坏其它国家当地的法律实施,唯独破坏中国法律实施?

都业成没有请律师,但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说自己修炼法轮功是为了做个好人,没有犯罪,自己平时开店,为了维持生活,有什么能力去破坏法律实施?

三位法轮功学员当庭自辩时,审判长张新乐习惯性地打断他们的陈述。当天的庭审没有宣判。

近日获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7年至8年不等的重刑,他们均已上诉至大庆市中级法院。

吴元丑老人被非法判刑3年

82岁的法轮功学员吴元丑在2017年、2018年期间,只因给人们讲,多次被当地警察抄家,被监视居住。警察还非法抢走他的法轮功书籍。

2019年11月19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非法庭审吴元丑,随后非法判其3年徒刑,并罚款3,000元。

非法庭审

11月份,中共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77场,非法庭审分布于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8个城市。
“证据”漏洞百出 公诉人:“不行就退卷吧”

黑龙江密山市法院于2019年11月5日非法庭审三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孙金奎、王亚利、王淑桂。两位律师为孙金奎、王亚利在法庭上做了无罪辩护,王亚利也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了无罪辩护。

公诉人当庭举证时称在王亚利的家里查出230本小册子,在佛龛下面的柜子里有19捆书。王亚利反驳这些“证据”与实际不符。

律师辩护说:“在小小的柜子里面根本不可能装下19捆书”。在律师要求下法庭当庭播放了蒐查时的录像。录像显示,没有举证中所说的19捆书和230本小册子,而且在绑架过程中只有2人,但在举证时却出现了7个证人。对7个证人的真实性律师提出了质疑,并当庭要求所有证人到庭。

公诉人对律师指出的诸多虚假之处,无言以对,无奈地对审判长说:“这也无法继续举证了,不行就退卷吧。”最后庭审草草收场。

三位法轮功学员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一年。

明慧网评论:事实上,法轮功学员制作、散发真相材料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无论有多少小册子,都是合法的。
湖北李月虎被非法庭审


李月虎

11月22日上午10点,湖北省公安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月虎进行非法庭审,历时2小时。两位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证明公诉人的“证据”不真实、无效。李月虎也明确表示自己无罪。家人感到震撼并表示,李月虎一天不回家,定会去要人。

在整个庭辩过程中,全场静静地听律师和李月虎的发言,其发言没被打断。最后李月虎说:“我无罪,请法官无罪释放我。”

庭辩至中午12点钟休庭,择日宣判。休庭后律师立即与法官沟通,向法官表达了无罪释放当事人的意见。法官表示会考虑律师的意见。

李月虎,今年50岁,住公安县车赢社区,靠种菜为生。其妻38岁时死于,他独自抚养当年年仅13岁的女儿,直到其完成学业并参加工作。

近10多年来,李月虎一直与母亲住在一套简陋的平房里。他们家门前一条泥土路,经机车碾轧得坑洼不平,非常难走。李月虎坚持义务修路3年,感动了邻里乡亲,大伙商量各自把自家门前铺上水泥,彻底解决了行路难的问题。

2019年7月11日,李月虎因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公安县章田寺乡非法拘留,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县看守所,至今已4个多月。

迫害致死案

11月份,有6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河北省秦皇岛魏起山、于淑荣夫妇于2019年7月份被昌黎县法院非法判刑7年和4年。11月23日,魏起山在秦皇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魏起山

黑龙江省黑河市孙吴县43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立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饱经酷刑被迫害致死。11月5日左右,其家人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说她在医院不行了,家人赶去后看到她已没有了气息。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家人要做尸检,却因受警察的欺骗而签字火化遗体。


杨立华

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镇法轮功学员王德臣被非法关押3年半后,被呼兰监狱迫害致死,终年62岁。在整个过程中,呼兰监狱阻止家人靠近王德臣的遗体,逼迫家人同意匆匆火化,留下诸多疑点。


王德臣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占捷遭冤判9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经历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回家后,警察多次上她家骚扰,企图再次绑架她。在走途无路的情况下,她被迫流离失所,承受巨大的压力,于11月21日下午4点左右离世。

大连庄河市84岁的法轮功学员郑德财,被中共公检法合谋判刑1年半,劫持到监狱迫害。2019年8月出狱时,他已经不能走路,于11月21日含冤离世。

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法轮功学员李大尧,于近日被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享年67岁。

来源:明慧网

悉尼加映两场《求救信》 观众谴责中共暴行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和十二月六日晚,反映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影片《信》(Letter from Masanjia)在悉尼市中心的米切尔剧院(The Mitchell Theatre)放映。这是继十月底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厦(New South Wales Parliament House Theatrette)首映后,应观众要求在悉尼加映的两场。

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过程中感动落泪,在放映后的来宾和观众互动问答中,他们提出了不少问题。观众们表示:影片揭露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中共极权邪恶,同时也展现出法轮功修炼者为正义而抗争的坚强意志。我们需要敦促澳洲政府谴责中共当局的邪恶行径。

“影片揭露了难以置信的中共极权邪恶”

悉尼科技大学(UTS)中国研究学者冯崇义博士表示:“这部基于真人真事拍摄的影片很成功和感人,可以使更多的人受到这方面的教育。它揭露了难以置信的中共极权邪恶,同时也展现出法轮功修炼者为正义而抗争的坚强意志。”

冯博士还表示:“澳洲政府和民众应该给予《大纪元》等敢于向世界讲真话的媒体必要的支持和帮助,因为很多真实的信息在中共经济利益权力压制下被掩盖。这些劳改营目前还存在,迫害依然以其它形式进行着。中共黑暗的一面是他们不需要经过正当的法律、法庭程序就能给人定罪。受害者中不仅包括法轮功学员,还有人和等。他们应该得到澳洲政府和民众的更大支持。”

“应该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亲朋好友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荣获澳大利亚勋章(AO)官员称号的前澳洲移民局高级主管和曾任澳洲民族广播电台(SBS Radio)主席的陆律师(Quang Luu AO)表示:“这部片子更重申了我所了解的一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让我感到难过。虽然我对这件事情并不陌生,但向更广大的观众讲述这个故事更加重要。

“我要祝贺那些参与制作这部杰出影片的电影工作者们。我想知道这种类型的电影是否可以在中国放映,我认为不能。但好在可以在中国境外放映,使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情况并发表意见,我们可以帮助将这个信息传达给更多的人。”

在全澳拥有近万名会员的澳洲传统价值、家庭、家园守护联盟的总裁保罗·弗利(Paul Folley)先生表示:“我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看完这部影片后,更加深了对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的认识。它将民众视为奴隶,虐待、折磨和压制人,从人的苦难中谋取利益。我了解到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朋友亲戚和同事知道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不是在与一个正常的文明政府打交道,而是在与一个自一九五零年以来簒权的国家犯罪集团组织打交道。”

“我们需要敦促澳洲政府谴责中共的邪恶行径”

澳大利亚价值观联盟发言人(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胡煜明(John Hugh)说:“对来自共产国家背景的我来说,这部电影的主题对我来说很熟悉,我可以想象得出发生了什么。但当有人真的在告诉你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痛苦经历时,还是会感到非常令人触目惊心,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过任何这样的直接体验。

“可在澳大利亚,现在很多人觉得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很遥远,所以不关心也不在乎。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他们无法想象中共有多么的邪恶。我们的(澳洲)政府应谴责中共当局的邪恶行径。政府通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为什么澳大利亚政府不采取类似行动?我们应该提高认识,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认为象这样的电影放映是传达真相的非常有效的方式。”

族妇女团体代表法蒂玛·阿卜杜格福尔(Fatimah-Abdulghafur)表示:“我看到这部纪录片非常感人和令人心碎,同时也是非常真实的,现在也正在发生着。电影中法轮功学员经历的情况与现在的中国维吾尔族人正在经历的非常相似。我们需要敦促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国共产党的侵犯行为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我们应该多进行这样的影片放映,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行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采取行动来提供帮助。如果您采取行动,您将获得结果。每个人都应该保护自己的权利,您对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帮助,不仅可以帮助他们,而且还可以帮助自己。”

我们应该把人权问题放在贸易之上

来自澳洲越南社区人权界人士Chinh Dang表示:“这部电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个月前,我们看到世界媒体调查了中共对西方国家的悄然软渗透,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我们需要重新考虑用牺牲人权换取贸易上的交易这件事情。由于中国政府富有而有影响力,因此我们需要保持警惕。我们应该把人权问题放在贸易之上。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采取行动打击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就应该这样做。香港抗议前六个月,人们意识到了中共的真正本质。今天最大的问题是,只要中国共产党存在,问题就依然存在。这部电影很棒,我会找到副本再看一遍。我将告诉朋友们我今天在电影里看到的内容,我们也会尝试为越南社区组织这部电影的放映。电影是向观众传达信息的最有效方法,使更多的人支持你们。”

来源: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