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兵:《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进行时

香港运动已经超过一百天,从一个法律事件演变成政治事件、演变成国际事件。今天,美国众议院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如果这一法案通过,将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和香港未来的民主进程增加外部的助力。

这一法案源于香港2014年的雨伞运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在2014 年首次提出《香港人权与》。此次听证的证人之一黄之锋在2016年11月到美国,与CECC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联席主席马可·鲁比奧、参议员汤姆·科顿等人会面。会见后鲁比奧和科顿在国会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马克·鲁比奧6月16日再度重申《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7月8日,有网民发起白宫联署,要求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六天就超过十万人。7月30日,参议员帕特·图米表示支持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8月6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在国会复会后,跨党派议员将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立法工作,以保障香港的法治和民主、自由。9月1日,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在推文中说,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计划在参议院复会后,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列入议程,安排表決。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目前已经获得共和民主两党支持。9月16日,马克·鲁比奧在接受《The Atlantic》采访时表示,已经亲自和川普总统达成共识,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会受到任何阻碍,预期法案将会在国会与白宫轻松通过。

如果这一法案通过,将对香港产生重大影响。该法案要求:
1、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审视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够的“自治”去享受美国给予的特殊待遇(包括关税);
2、选民可以“自由和公平地提名及投票”,并在2020年能够公开直接选出全体立议员;
3、美国商务部在180日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足够地执行美国针对敏感军商两用出口管制法规、以及美国或对朝鲜或伊朗所实施的制裁;
4、美国总统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交一份制裁人员名单,这些人被指打压香港基本自由,有可能被冻结在美国的资产或拒绝入境;
5、如果香港制定与《基本法》第23条相关的立法,美国总统及国务卿将审查相关法律是否抵触《中英联合声明》以及香港市民、外国居民的人权会否受到限制;
6、如果有香港市民因为参加非暴力抗争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会以此为由拒绝给予学生或工作签证。

由于该法案对中共当局及特定人员有强大的威慑力,引起了中共政权的恐惧。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在会上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责《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干涉內政的霸权法案,但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国有能力作任何应变,并称美国走这步“死棋”,中国肯定全面报复,而且不仅限于经贸领域。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9月10日表示,对有外国国会以当地草案介入香港事务“绝不认同”,“外国议会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都极不恰当,亦不会容许他成为特区事务如你形容的持份者。”

中共当局的强烈反应凸显了这部法案的必要性,香港日益激烈的冲突也凸显了这部法案的紧迫性。根据议事程序,草案要首先由外交事务、司法和金融服务等相关委员会讨论,再提交审议、表决,一般议案平均需要200天。但现在参众两院议员都同意优先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预计在这次国会会期内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

根据报道,参加美国国会听证的证人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香港歌手何韵诗、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中国人权执行主任(纽约城市大学荣誉法学教授)谭竟嫦、作家丹·加瑞特博士。

现在听证会正在进行中。

公民:肖兵

2019年9月17日

来源:中国, 文章转自网络,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藏人代表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中共打压藏人宗教信仰自由状况

美国会新援藏提案:干预达赖喇嘛转世的中共官员在美财产将被冻结

广州赖日福疑因支持香港言论被刑拘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9-09-17 16:07

本网获悉,广州活动人士赖日福(网名:花满楼)在假期完结返回广州后遭抓捕刑拘,现已羁押广州越秀区看守所,疑因与支持香港言论有关。
据悉,赖日福几日前带同七岁儿子返乡过节,周日(9月15日)下午驱车返回广州,在小区楼下寻找车位时向朋友发出消息称见到几名国保便衣以及附近有十多名制服警员,不久后赖日福与朋友失去联络,当时大概下午傍晚接近六点钟
得知消息的附近朋友随即赶到赖家查找,见到赖日福的儿子独自在家,小孩因受惊过度哭泣不止。从赖子口中得知,当时赖日福父子开车返到住所小区后见到有二十多名包括便衣和制服警员正在等待,赖日福下车交涉,被多名便衣扑倒后戴上手铐,随后被塞入警车。
赖子告诉前去探望的朋友,自己从未见过这样夸张的场面,虽然以前也有来找过,但这次自己的父亲在他面前被多人扑倒抓走还是第一次,因此比较担心父亲的安危,同时感到恐惧和可怕。
据称,赖日福被抓24小时后,警方通知赖妻,要求其前往取《拘留通知书》,显示警方指其“寻衅滋事罪”,羁押广州越秀区看守所。
据知情人透露,赖日福这次被捕可能与近期网络活动有关,从赖日福看到,9月13日(中秋节)早上七点多,赖日福发布一个简短视频,该视频的地点为赖日福的江西老家,而视频的背景音乐正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主题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并且为视频配字“这是我的祖国,我要让她自由”。而当日下午四点多,赖日福再次在朋友圈发布视频,地点是老家的鱼塘,显示正与儿子戏水捉鱼,视频中赖日福将“这是我的祖国,我要令(让)她自由”这句话读出,由其儿子跟读。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下正值“十一大庆”维稳期间,而香港“反送中”运动一直处于胶着状态,中共上下承受巨大压力,而香港事件发生三个月来,内地一直设法屏蔽相关消息,甚至不惜用谎言、以及下三滥手法进行镇压,内地人士因关注及转发香港消息而被打压者不计其数。如此多重(十一大庆、港事、贸易战)压力堪称习近平上台以来之最,因此中共体制上下尽显剑拔弩张草木皆兵。而赖日福发布“涉港”运动主题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则属于“重大维稳事件”,这一点从警方抓捕赖日福时派出二十多人,却竟然用多人“扑倒”略显可笑的动作就可以看出,中共爪牙利用打击“涉港犯罪”力表忠心的用意,用“扑倒”阶级敌人来彰显“坚定立场”,正正迎合了习近平近期倡导的“斗争”意识。
公开资料显示,赖日福早年曾参与并积极倡导“南方街头运动”,期间亦曾参与“南周”事件、茂名石化抗议事件、白云山裸奔事件等等多起知名抗争事件,曾多次遭到行拘及刑拘。

广州人权捍卫者赖日福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白信:香港革命-黑衫、口罩和锡安

徐琳狱中家书被拖延近两个月送达

上海网络异议人士张展失联多日疑被抓捕

在社交媒体上”抗议”有什么问题?

  • 为什么反抗运动很多,却收效甚微?互联网上的反对意见究竟是否能给当权者带来压力?

多年前,中国的祝华新曾经直言不讳地讲出这样的话:“让人们在网上多骂几句他们就不会上街了”。当时我们分析过这件事。在广泛的舆论中这句话被解读为对所谓的键盘侠的嘲讽,但其实上没有这么简单。

或者说,祝华新这句话远远不是全部。

相关思考早已不是第一次被讲述。多年来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士多次分析并质疑促进社会运动的神话;从政治学角度上是对新媒介如何阻碍民主辩论的思考,在技术角度上是对算法专制的警告,在社会学角度上就是这篇文章尝试解释的问题。

在很久很久以前,社交媒体曾经被很多人认为是政治和社会运动的新基础。但是,虽然在 Twitter 或 上创建社交运动很容易,但将其转化为实际的社会运动以此来推动政策改变,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在互联网彻底改变世界通信速度之前,社会运动的增长是缓慢的。蒙哥马利公交车抵制活动花了一年的时间实地地组织和动员变革;着名的民权运动花了十年的时间才促成“进军华盛顿”的

相比之下,像占领华尔街这样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能够迅速形成,但是,由于随后缺乏潜在的弹性,往往失去焦点、方向,最重要的是,它们有可能影响变革的推进。

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教授 Zeynep Tufekci 和 Tear Gas 的说法,土耳其的格兹公园抗议活动在几天之内就从无到有成为了一场大规模的运动,展示了组织动员使用数字工具的力量。

但是,正因为它太快了,或者说太仓促了,其结果出人意料……“当前社会运动形成的容易程度之高往往无法表明其组织能力强大到足以威胁当权者。”

社会由共同行为驱动,即使我们不同意,共同行为依旧会形成一些东西。不仅由于推动人类进化的相互依赖,也由于我们共享:空气、水、土壤、道路、城镇、城市、景观 ……社区既可能也是必要的。

特别是,我们的物理社区由空间组成,我们在这些空间中互动、交流,并努力相处。

在公共场所我们向邻居打招呼、照看骑自行车的孩子、步行上班、给陌生人指路 ……不小心撞到人因为我们正在手机上输入“<< hugs >>”以回应朋友失恋的消息。

学习信任和依赖邻居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社区的街道生活

步行街区提供的日常活动也确保了我们每个人迫切需要的与其他人维持的定期联系。

这些相互作用可能很小,通常几乎不易被察觉(比如跟邻居借根葱包饺子),但是我们的大脑已经发展到寻找自己的部落、自己的社区、和自己的邻居来提醒自己,我们并不孤单

研究表明,通过与邻居和社区之间的互动所建立的信任,显着增加了公民参与,同时增强了人们相互理解的能力

⚠有效的抗议不仅需要能够让人们聚集起来的权利,还需要可以进行聚集的公共空间、以及了解这些权利是什么的公民。

“公共的街道和公园一直被用于的目的…从古至今,街道和公共场所的这种使用已经成为基本人权、豁免、权利和公民自由的一部分” —— 这是美国最高法院于1939年作出的裁决,维护了公民在公共街道集结的权利,打击了市政要求此类集会需要事先获得许可证的要求。

这些都是强有力的话语,吸取了历史的教训

当国家和地方政府开始限制集会权利必须在某些固定时间内和固定地点时,已经回到了19世纪初的状况,当20世纪中期最高法院开始允许这些限制性法规存在时,这一切对民主产生了非常实际的影响。

就在2017年和2018年,美国有至少30个州的立法机构提出了限制集会自由的建议,并在某些情况下通过了

⚠有些法律禁止人们在参与抗议时戴口罩或面罩;其他的法律则试图通过加宽对“非法骚乱”的定义以削弱公众集会的集体力量。

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威权国家的被成百上千地逮捕,他们的集会权被剥夺。就像2015年在西班牙发生的情况一样,也许会令很多人对民主的未来感到不寒而栗。

为了回应全面禁止任何形式抗议活动的官方意识,包括在国会门前举办的游行或集会,活动人士采取全息图抗议的形式。

一万八千人将自己置身于全息影像抗议活动中,这些活动在国会门前举行预计持续数小时,同时激进派领导人也通过全息影像发表演讲

没有任何交通堵塞,依旧人声鼎沸。

与在线评论和请愿的不确定现实相结合,这是否就是我们的未来?政府机构会对全息抗议活动做出什么回应?他们真的会关心吗?

互联网时代的点击式请愿书是快速收集成千上万个签名的完美形式,但是,它们不太可能更有效地触动政策的变更和投票意向的改变,与一群有血有肉的人站在街头提出他们的要求相比,有天壤之别。

通过不断的揭露已经越来越多人知道,恶意行为者、trolls 和假装成公民的自动机器人农场,不仅可以通过扩大分歧造成极化,而且还可以产生数以百万计伪造民意的在线评论,旨在以某种方式影响公共政策。

数字技术已经开辟了难以想象的接入和与世界的连接,但是,它也使人们质疑其自身在政治抗议中的作用。

当我们在人类与技术之关系的新时代中进行导航时,面对面接触和面对面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 这种几个世纪以来始终作为争取完全公民权利之工具的社会运动 —— 已经必需变得更加重要。

新的抗议时代将不得不学习如何将在线连接的简易性和速度与长期稳固的面对面组织行动相结合,从而给予身体力行的抗议以强度和持久力

推荐一本书,就是上图,即将出版。本文部分内容是这本书的节选。

Online movements can burn out faster than campaigns that spend months or even years forging in-person connections.